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一月雙塔,一趟樂走台灣的實驗旅行
首頁 > 人物 > 羅智強台北 > 一月雙塔,一趟樂走台灣的實驗旅行
一月雙塔,一趟樂走台灣的實驗旅行 發文時間: 2016/6/6   文 / 羅智強台北 瀏覽數 / 16,100+
  •  

「這不是苦行,是樂行。」我對朋友這麼説。

6月10日,我準備出發到屏東恆春,開始我的徒步之旅。

炎炎夏日,氣溫屢創新高,幾乎所有朋友聽到我要「一月雙塔」,以一個月的時間,從屏東鵝鑾鼻燈塔出發,一路座談、走路到新北的富貴角燈塔。都會以一種擔心、疑惑的口吻問:「你為什麼要挑在這麼熱的天『苦行』?不怕中暑嗎?」

對於「中暑」,我確實有點擔。但對於所謂「苦行」,我的直覺反應是:「為什麼這是『苦行』?這是我一直想做的事,對我來説,這是『樂行』啊!」

其實,就是透過一步一步的行腳,體會台灣、聽聽意見、交交朋友、分享心情觀點,這過程也許身體負擔不小,但心情上,卻是一點也不苦,我相信會十分的豐富快樂。

另一個最常問的問題則是,「你打算怎麼走?」

連這一點,我都沒有完全想清楚,只有一些大概的心中輪廓。

這是,一個人的旅行。

不是耍酷、製造踽踽獨行的悲情,而是天氣真的太熱太熱,我擔心開放陪走,萬一有人中暑怎麼辦?同時,這不是在「登山步道」的健行,是走在大馬路上的,車輛往來,也有其危險性,我一個人走還好,一群人走在大馬路上,其實是很危險的。這一點我想了很久,對我來説,還不只是風險大小的問題,而是會有很大的心理負擔。

這是,曬月亮的聊天之旅。

白天走路,晚上則走過的地方辦聊天會,和大家談談國事、話話人生。所以,只是不鼓勵朋友在白天陪我「曬太陽」,但歡迎大家晚上一起來「曬月亮」。

這是,一種另類的上班。

清晨日出時就開始走路(所以,我可以一路拍到台灣各地的日出),預估走到傍晚6點「收工」。若當地有座談會,搭車去參加座談會,然後隔日再搭車到原點,繼續「上工」向北走。一方面避開夜間走路的危險,另一方面,除非我單純走路,不辦座談,否則,結束白天行腳後,要「走路」到座談地點,技術上也實在難以克服。

雖然,這様「走路」的連續性會被破壞,但,我也不是在拚什麼歷史記錄,就是單純想步行體會台灣的人情風景,自我沉澱,想想,也不用太在意形式上的連續性了。

所以,「日出即走,日落即息」,這像不像另一種「上班」?只不過上班的工作內容是:走路。

這是,沒有進度的散步。

我的目標是35天縱走南北,但不設每日的路程進度,每天走多少算多少,走到哪裡算哪裡。就當,隨興的散步。

這是,特別的圖書館之旅。

為了減少中暑的機會,我盡量把中午的休息點設在台灣各鄉鎮的圖書館,所以,也可以説是一場「圖書館之旅」。例如,在上午9點、10點,到下午2點、3點間,我會避開陽光最烈的時間,「躲進」圖書館,一方面調養體力、照顧我的「本業」:寫作。

這是,無題的有題之旅。

我曾想過,這一次徒步縱走,要設定什麼主題?但想了幾輪,決定暫時「無題」,就是單純的走上一個月,當一種人生的體驗與實驗。以一種平常心深入土地、走看台灣,不是在完成什麼壯舉,也不必標舉什麼嚴肅的「主題」或偉大的「使命」。若真説有什麼丁點的「偉大」,那也只是個人壯遊台灣的心願完成。

而也許,「無題」也是另一種更有包容性的「有題」,走到各地,可以和大家嚴肅地聊聊民主,或者輕鬆地談談寫作。可以理性地分析時局,也可以感性地分享心情。

最後,開走在即,有些緊張,因為變數實在不少,但有更多興奮。至少對我個人來説,興奮於一場全新的探索即將開展。有些不確定,總不免擔心,會不會被曬到暈倒?遇到大雨怎麼辦?走到腳起水泡要如何?走一個月結果腿短腳慢只走到台中會不會很糗?但卻又有更多的「篤定」,篤定地知道,這會是一段雖辛苦但精采的旅程。

我準備好了嗎?當然沒有。但我準備好,享受這一路未知的挑戰。

 

最新文章/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6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