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大思辨.大境界
首頁 > 人物 > 周祖德洛杉磯 > 大思辨.大境界
電子《老子》導讀四:九個方法讀懂恐龍(一) 大思辨.大境界 發文時間: 2016/5/28   文 / 周祖德洛杉磯 瀏覽數 / 19,300+
  •  

老子猶龍,這是孔子的親口讚歎。但是今天絕大多數的人,其實已經把老子當恐龍久矣。這是很錯誤的,而且是自己的重大損失。

這條「恐龍」其實不難了解。在認識他之前,最重要的準備工作,是釐清幾個關鍵問題,正確對待他,從根本上避免誤讀誤解他。

我在前面所寫的三篇導讀中,大略討論了老子的時代背景和經歷、老子哲學的性質和特徵、他在古代乃至於現代世界的重要性、他和孔子的交往、他的傳承以及《老子》這本書的版本和年代。

我們已經從縱的和橫的等等幾個面向介紹了老子,本導讀主要是分成八篇提出以下九個讀《老子》的方法。

一言以蔽之,讀《老子》,必須進入大思辨大境界:必須了解他的思惟方式,必須進入他的語境,也必須把他的邏輯弄清楚;更要用心體會孔子對老子的讚辭:其乘風雲而上天。那是一位重要思想家對老子的第一手反饋意見。

方法一:跳脫孔孟語境

語言是活的,字義都是發展變化中的。 《老子》比《論語》《孟子》成書時間早,所以,它們詞同而義不同的地方當然很多。並且,《老子》和《論語》的性質完全不一樣,一本是哲學論著,另一本主要是教育著作。老子重思辨和自然,孔子重教誨和倫理,語境大不相同。

我們如果要避免誤解《老子》的個別詞義,就必須將每一個詞所代表的每一個概念,放到整部著作的範疇之中去斟酌衡量,並且體察其自然主義精髓,而不可以單憑過去讀《論語》《孟子》所建立的語言認識,甚至但憑一個詞的現代含意,去望文生義。

《孫子兵法》和《老子》成書時間比較靠近,孫子提到「全國」、「火庫」,第一個字都是動詞而不是形容詞,就是一個古今有別的例子。

孫子說「不可勝」,意思不是不可戰勝對方,而是不可以被對方戰勝,意思恰好相反!所以,孫子說:「昔之善戰者,先為不可勝」意思是要先立於不敗之地。

而老子,他說到等等,每一個字都不是一個個單純而絕對的頌詞或貶詞,都隱含著相對而辯證的豐富概念,要人思辨每一個概念的本質局限和延伸。

老子所謂無為,在他的哲學體系裡符合正面的意義,因為道常無為而無不為無為後面跟著必須要達到無不為的效果。而孟子卻認為有為才好,他所說的大有為,在他的哲學體系裡,符合正面的意義。

老子說的無為,意味著各適其性、不妄為、不干預、不違反自然、不要瞎折騰等幾個角度,不是主張什麼正事都別做,整天混吃等死。

無為很容易理解。舉一個例子,我們今天常說的尊重市場機制,其實就是尊重一種無為而無不為機制。

再舉一個例子,我們今天反對養雞養豬濫用抗生素,也是為了要回歸無為,讓家禽自然生長。養殖工業化是最妄為、最違反自然的經濟活動之一,他們把需要半年才能夠養大的雞,縮短成三十五天;他們把需要一年才能夠養大的豬,縮短成三個月。

老子是一個萬古常新自由獨立思考人,和洗腦免疫人!望文生義《老子》,是懶惰的。聽訓話可以偷懶,因為訓話通常只需要你直線思考或者不思考;讀老子哲學,不能,我們得藉這個機會磨練腦子,預防癡呆、朽壞、洗腦、不運作、失靈。

方法二:此道德非彼道德

道這個字,有廣義,有狹義。諸子百家的學問,都用道這個字,孫子也用。但老子講天道,孔子罕言天道,可見各家側重點不同。老子的道和德,倘佯在自然主義的懷抱裡面,不是孔子以倫理規範為主要架構的道和德。

《老子》這本書分為兩大部分,《道經》和《德經》。 《道經》有三十七章;《德經》有四十四章。有的版本《道經》在前,有的版本《道經》在後。

《老子》所說的道,與德拆開。他是歷史上第一個哲學家將「道」作為哲學體系來對待和發展的,道專指宇宙本源本體、自然及客觀規律和典範法則,道也可以說是理論哲學。

道為體,德為用,德是應用哲學,也可以指社會政治和人生哲學。德是對道的呼應和應用。老子所謂道,是自然主義的,老子所謂德,便還是自然主義的,要體現合乎道的人生。

對於老子來說,道在處理形而上學的時候,指沒有人為介入的自然狀態。道落實到政治與人生,而作為準則應用,便屬於德的範疇。不過,凡是屬於人生範疇的事情如果繼續稱之為道,那是因為道本身就有典範法則的意思。

方法三:走出廟堂,張開翅膀,以宇宙為起點

我們要常常思考孔子為什麼會形容老子猶龍;我們要走出廟堂,張開思的翅膀,以宇宙為起點,才能夠了解老子。老子和孔子,不但語言不同,思方式也不同。我們可以初步歸納出以下幾種老子思方式的特質:

• 宇宙始終存在著盈虛對立轉化,循環往復由此而來,我們便不能只看見「正」,也要認真對待一切「反」和「返」。

• 從天道可以理解人世,因而要從道天地人四個面向整體思考自然

老子從天體運行、陰晴圓缺、花開花謝等等自然規律,觀察到周行而不殆和反者道之動兩大哲理,因而衍生出物極必反、盛極而衰、禍福相倚、守雌居下、以柔克剛等種種大智慧,無人不知,無人不曉,這是最淺顯的例子。

當代研究老子很有成就的學者陳鼓應指出,中國哲學的思方式,無論是辯證思、整體思、形像思、直覺思,都從老子發端。老子的思方法已經貫穿了整個中華民族哲學史,是老子的偉大貢獻。

我們在西方走過學業和事業多年的人很清楚,西方人習慣直線垂直思考,而華夏民族習慣圓形水平思考,我相信可能一部份是由於老子這層文化基因。

(待續)

最新文章/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6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