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你不要把監察院搞小了!
首頁 > 人物 > 王建煊台北 > 你不要把監察院搞小了!
你不要把監察院搞小了! 發文時間: 2016/5/22   文 / 王建煊台北 瀏覽數 / 5,150+
  •  

可以約談部長作筆錄,豈只威風八面!

監委查案,約詢相關人員是重要程序,這也是監察委員行使監察權時,公務人員唯一可以表達意見的機會,也是監委辦案最威風的時候。而且約詢的層級愈高愈威風,所以監委最喜歡約詢部會首長或次長,局長以下都不夠看。

我們第四屆監委上任不到半年,有次在總統府碰到行政院長,他跟我說,監察院約詢我們部會首長次數太頻繁了,我給你一張清單,說明那些部會首長被約詢及被約詢的次數。這樣的聲音,我聽過無數若干次,大官小官皆有此怨言。

但是找我這位只能簽字蓋章拿錢吃飯的院長又有何用呢?

我無法限制委員可以約詢甚麼層級的公務員,或最多只能約談幾次,但我深知官員們被約詢的辛苦,因為我做過幾十年公務員。

請多體諒公務員

我唯一的辦法是在院會,反應各界為約詢所苦的意見,希望各位委員體諒公務員,凡能約談局長解決的事,就不要勞動次長;約談次長可以解決的,就不要約談部長。可以約談二次解決的事,就不要約談三次。

在講這樣話時,當然還要附帶加上一句:以上的話只是向各位委員反映外界意見,各位委員如果認為有需要,當然可以約詢必須約詢的官員,次數當然也不受限制。否則又有嫌言:院長是個甚麼東西?難道我們要約詢誰,約詢幾次,還要向他報告嗎?

即使這樣的低姿態反映公務首長的意見,監委仍然對媒體放話,說院長亂講話,他們約詢部長,又不是找部長泡茶聊天,當然是有需要呀!

別把監察院做小了!

有次一位新任監委來看我,我對他言及,約談次數不宜太多,層級也不必太高。他說,對的,他常常只約科長或副局長,能澄清問題就好。但是他笑著對我說,有的資深委員對他說,不要老是約談層級低的官員,把監察院做小了!

不少委員查案常不先做功課,而以約詢的方式來瞭解案情,並在約談中找出官員的破綻。約一次後,覺得還有問題,再約一次,因此同樣官員可以被約談許多次,反正別人也不敢不來,得罪監委絕對沒有好處。

在筆錄上註明你是「不知道部長」!

有次在國家慶典上,一位部長對我說,你們監委怎麼這個樣子,約詢我的案子,只是一般行政案件,我當然無法回答,乃說不知道,你們監委十分生氣,對我說,你做甚麼部長,問你甚麼都說不知道,我在約詢筆錄上就註明你,甚麼都不知道!

這位部長說得沒錯,一個部很大,管的事務又多,必須分工層層負責,一般行政案件,部長怎麼會都知道呢?如果都知道,反而可能不是稱職的部長,因為部長是政務官,對政策負責。

但是現在立法院、監察院、各縣市議會,以及輿論都認為單位首長應該甚麼問題都知道,都能對答如流,否則就會被批未進入情況,甚或是差勁的首長。這是整個社會的無知,一個社會趨於無知,積非成是,這是國家敗亡的象徵,監察院居然也是共犯之一,確實令人心痛。

前衛生署長楊志良在接受媒體訪問時說:部份監委讓他瞧不起,監委約詢時,他「內心卻暗罵三字經」,凡事講公平正義的監察院,在公務員心中的形象,為何會惹人嫌到如此程度呢?

無止境的調閱資料

監委除了喜歡約談高級官員外,更喜歡調閱資料,動輒要求行政機關提供資料,監委開一次口,行政機關就忙翻天,調來的資料有時連翻都沒有翻過。有些資料被監院調走,其他檢調機關要資料,還要向監察院借卷,嚴重影響檢調單位辦案的時效。

前衛生署長楊志良在他的新書「拼公義:沒有好走的路」中說:「部份監委行使職權,調查浮濫簡直到了令人髮指的程度。我在署長任內,不含健保,一年半監察院函詢、糾正、調查衛生署758件,衛生署人員需耗上近200個工作天整理資料,來回監察院耗費工時為5000人日,成本近1600萬元。」

院長神隱了?

楊署長並曾大聲的對媒體說:媒體、立委及監委是台灣三大害,當時我一直保持沉默。媒體質疑我為甚麼都不發言辯護,說王院長神隱了。要我怎麼辯護,因為我也與楊署長有同感,忍著不講話,已是夠有耐力的了。

一個伸張社會公義,整飭官箴的監察委員,本應高風亮節,為人尊敬,曾幾何時成為三大害之一,真是令人慨嘆,搖頭搖到頭發暈,這樣的監察院,留之何益之有?

(原文刊載於《同胞們!莫再沉淪!》天下文化出版)

最新文章/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6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