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老子猶龍 孔子有志 曹雪芹有生活
首頁 > 人物 > 周祖德洛杉磯 > 老子猶龍 孔子有志 曹雪芹有生活
電子《老子》導讀三 老子猶龍 孔子有志 曹雪芹有生活 發文時間: 2016/5/14   文 / 周祖德洛杉磯 瀏覽數 / 3,300+
  •  

從老子李耳的背景和他所處的位置,可以約略幫助我們了解為什麼他能夠高屋建瓴,率先成為一個全人類意義上的革命性的大思想家和哲學家。老子思想涵蓋面玄妙幽遠,論述本體、宇宙、規律、典範、認識和思辨,大大超越了西元前六世紀那個時代。

我們可以想像得到,作為周朝國都守藏室之史,老子一生接觸到的天文地理歷史制度人事等等知識和訊息,不論是質、量和門類,都不是我們已知的當時其他人物可以望其項背的。他處於知識與文物中心,飽覽了他人根本不能接觸到的歷代眾「有」和量「有」。他顯然以過人的智慧,省察這一切「實」與「有」,並且或許通過「實」與「有」所面對和遭受到的種種殘酷破毀,因而深切體會到了「虛」與「無」的實存,藉此,或許他也了解到「有」與「無」這兩個對立概念,其實自始至終一直相互作用,未嘗須臾舍。

這純粹是我的推論,但無論如何老子以「有」與「無」為基礎,建構了一個他所認識到的能夠呼應宇宙和人生的實存本體、客觀規律和典範法則——統稱為道。

我們可以提出這樣一個問題:如果老子一生身處盛世,沒有目睹周室的衰敗,和經歷諸侯稱霸稱雄所導致的第一次華夏天下大分裂,他能夠成就這樣精粹深刻而首尾兼顧的哲學體系嗎?

要回答這個問題,我們可以這樣反問,任何一個生活見聞均處在順境的哲學家,對於「無」這個否定概念究竟會得到多大的體會呢?

我們也可以這樣設想:如果曹雪芹沒有走過那家族和個人經歷,生活過大江南北豪門王府乃至市井草庵,享受過富麗堂皇的文學美術,旁搜雜取過詩賦、戲曲、美饌、醫藥等知識技藝,體驗過貴賤榮辱和悲歡離合,如果沒有這一切,他能否寫得出《紅樓夢》?

老聃對於天下共主已五百年的周室王朝而言,和曹雪芹對於江南織造三代望族曹家而言,都像是家族破敗但博覽群書,而學問極好修養極高的子弟。

老聃見周室日衰,離開洛陽西出函谷關。函谷關在哪裡?在今天的潼關以東,其實還在河南,洛陽到西安的半路上。

曹雪芹終於淪落,在北京貧病而去。

高壽的老聃顯然懂得退休。與其坐等率獸食人的時代到來,他先遁隱於和洛陽不相往來之處。這位老者將道德思想五千言,傳授給函谷關關令尹喜。尹喜也就是關尹子,《莊子》〈天下〉後來將他們兩人並列為「古之博大真人」。

曹雪芹則不然,他困頓潦倒於北京西郊,《紅樓夢》究竟有沒有親手完成,各有說法。

老聃留下一本哲學,曹雪芹留下一部小說,都是中華民族的瑰寶。他們兩個人物,身後赫赫,生前飄渺,但蛛絲馬跡似乎可以多少理出頭緒。

儒家聖人孔子留下了什麼呢?孔子有教無類,將教育帶給貴族以外的階層,是私人講學的先驅。孔子曾輾轉列國十四載,六十八歲總算葉落歸根,預示身後可期。他如果不是因為學生多人有成而記載代代相傳,就不會有經典《論語》在後世編纂成功。 《論語》和孔丘的人格與晚年著述,相互輝映,成為儒家浩瀚資產。他在倫理學上的成就,又因為與華夏政治文化相契合,所以評價和地位提到最高,而無以復加。

相對於孔子,老子的人格與行述雖然沒有得到那樣的記載和宣揚,然而一部《老子》留在中原,已經將他的思想完整呈現。他親筆闡述的宏觀哲學,在最初有如涓涓細流,到戰國時代終於滙為黃河巨龍,影響及於繼承人莊子列子乃至儒法兵雜各家,經漢初黃老大盛而綿延不斷。漢初以後,即便是有著漢武帝獨尊儒術罷黜百家這層因素,新儒家代表人物徐復觀在他的著作《兩漢思想史》中還強調了,「道家思想,在『兩漢』四百年中,一直是一支巨流。」

鑑於儒家側重倫理和教育,道家思想於是自然成為華夏哲學的主線,儒家在華夏傳統之中因此據有表層結構,而道家居於深層。在政治上,凡各朝歷代鼎盛時期,泰半內用黃老,外示儒術,道儒兩家,存在著這樣一種相輔相成的關係。

至於在文學上,要探一探道家在晉朝?讀陶淵明〈桃花源記〉可以想像;要明白道家在唐朝?讀韓愈〈原道〉可以反證;要體會一下道家在宋朝,讀〈赤壁賦〉可以旁證;前面談到的《紅樓夢》是清朝佐證。這只是隨便舉幾個例子。

想要多了解老子,當然可以從孔子的角度切入。根據《莊子》、《呂氏春秋》和儒家《禮記》的分別記載,孔子問學於老子,可能地點在周、魯、沛和陳幾處或一二處。 《史記》並且詳細記載了孔子對老子嘆服,和弟子們說,「鳥,吾知其能飛;魚,吾知其能遊;獸,吾知其能走;… 至於龍,吾不能知,其乘風雲而上天。吾今見老子,其猶龍邪。」另外,《史記》還引述老子預見了孔丘的不利處境,而給與規勸,勸孔子,不要老是想復古,要留心「去驕氣與多欲,態色與淫志」。聖人一度有四個明顯的修養和性格上的弱點,這是許多別的著作總不想提到的。

前述這一番老孔對話,完全可能。老子年長二十,足以為其師長。老子供職王朝的官方權威機構,富思想而博學,窺見世態和古禮,卻又遠遠超越古。老子擔心孔子氣盛,意志過旺,食古不化,會遭致後患。事實證明果然。不然孔丘怎麼會在做了魯國與三卿並列的大司寇之後,竟然像是「流亡」列國一般,至少有一次被形容為惶惶如喪家之犬。孔聖人,本質上是一個不滿於現狀,有志難伸的理想主義者。

歷史記載,在老子和孔子出生以前,五霸之一楚莊王征伐諸國,率兵打到洛水陳兵示威,向周王特使問過周鼎輕重大小(「問鼎中原」成語的由來)。歷史還記載,春秋時代,弒君三十六,亡國五十二,戰爭形態已經一步步從爭霸演變為滅國。在這樣一個分崩離析僭越奪權的時代,對於周禮舊制和宗法理念這一切,孔子遠在魯國,還心存過多幻想;而老子居中,洞察道運,人世和宇宙的規律告訴他,不得其時,不要勉強。

老子也似乎在告訴孔子一句話:我所說的道德,不盡然是你所說的道德。

但,無論如何,他們兩人仍然是人文思想意義上的恢宏同道。

我最近和女兒一起讀《論語》第一章:「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人不知而不慍,不亦君子乎?」,發現將這三句話分成三件事來對待,是不對的。我發現這個「朋」字普遍而泛泛地理解為如今所謂「朋友」,是大謬,因為不但會違反這個字的古義,並且把上下文完全割裂開了。

「朋」,同學為朋,應該僅只理解為學習上的同道。我們如果將老孔兩人的關係,歸類為同道,而不局限於師生,我們就可以適用這段話了。就好像孔丘自學自習,雖然樂在其中,但有一天突然聽說老聃要來,真有著難以言喻的喜悅。孔丘並且告誡自己,如果見面的時候不幸發現老聃對他學習的心得和方法不太認同,要自己保持君子風度,不要不開心。

我們如果這樣拿它作為一個例子去讀,這一章會突然鮮活起來,李耳與孔丘兩位惺惺相惜革命大哲的人格形象,也就躍然「紙上」。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6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