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愛因斯坦那座圖書館裡的孩子們
首頁 > 人物 > 周祖德洛杉磯 > 愛因斯坦那座圖書館裡的孩子們
電子《老子》導讀二 愛因斯坦那座圖書館裡的孩子們 發文時間: 2016/5/8   文 / 周祖德洛杉磯 瀏覽數 / 3,350+
  •  

兩位對宇宙有著超越性認識的智者如果有一番對話,那多有趣。我們可以從對話中理解他們思想的異同,而且得到啟發。這兩位,我想要談的是愛因斯坦和老子。

愛因斯坦說過這樣一句話。「我想要知道上帝是怎麼創造世界的。…. 我想要知道的主要是祂的想法;細節倒是次要的。」

如果老子和愛因斯坦有過對話,他們之間分享的第一個共同感受,可能是:我們關心的事情,怎麼那麼相近?都關心宇宙本體那大想法、大思路、大架構。他們說完,很興奮地握過手之後,可能接著要討論的,是那個造物主體,應該怎麼稱謂。

前面引述了,愛因斯坦稱之為上帝。愛因斯坦說過,他不是無神論者,但他也進一步澄清,他所信的上帝,不是一個會去管人的命運和行為的上帝(所以和絕大多數人所信奉的不一樣)。他所信的,是由這存在的一切所透露出的那個有序和諧。

愛因斯坦形容人類好像是一個孩子,走進了一座巨大圖書館,圖書館收藏著各式各樣各種語言的圖書。這孩子知道有一個來源(someone)寫了這麼許多書,但怎麼寫出來的,他不知道,他也不認識這些書所使用的語言。這個孩子於是懵懵懂懂地猜想,這些藏書一定是按照一個神秘的次序排列組合的,可是他不知道那次序是什麼。

愛因斯坦強調,聰明人可能會用這樣的態度對待上帝。

老子怎麼看?讀老子的著作,我們知道,老子對於愛因斯坦所謂有序和諧以及神秘的次序所代表的那個主體和來源,不稱之為上帝,而稱之為道。老子根本不相信天帝鬼神的存在,既打破了天人同類說,也破除了宇宙神造說。梁啟超認為,老子說的是「天法道」,不說「道法天」是他的見解最高處。

胡適曾經同樣評價老子。他說:老子的最大功勞,在於超出天地萬物之外,別假設一個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吾不知其名,字之曰道。

老子將道界定為萬物的本源,而道的作用,只是一個自然,只是萬物自己的作用。所以這個道常無為而無不為

華夏民族在春秋末年出現了兩個思想界的歷史巨人,老子和孔子,他們在這一個問題上,立場相似,都不歸於上帝。不過,老子提出了有系統的解釋,而孔子避談。

老子比孔子早約二十年。 《老子》這本書觀照全面,從宇宙本體、自然規律、政治哲學、美學、倫理學到思維方法,一併涵蓋,博大而精深。老子率先開啟了中原人文思想的軸心突破,用這個理論,把古代原始宗教的殘渣滌蕩乾淨,建構了以合理思維為中心的形上學體系,帶來了思想上一場源遠流長的大革命,他是東方哲學之父。

至於孔子的貢獻,主要在文化。文化,在華夏文明有特殊性,能立常理、定價值、建道統。這個寶貴的特殊性,經孔子孟子和司馬遷的先後建立和發揚,而儼然可以與政治權威相抗衡,所以華夏文化領袖的地位一向突出,幾乎類似西方宗教領袖。但即便如此,眾所周知,文化領袖孔子的思想領域主要側重在倫理學,流傳下來的哲學,成就不及老子。

老子還比西方哲學之父蘇格拉底早生大約一個世紀。《老子》這本奇書,擁有完整的哲學體系,相比之下,蘇格拉底並無著作。不過,他們兩位大哲至少有一點是相通的:老子哲學看重這兩個本體概念的辯證關係,認為彼此同出而異名。而有趣地,蘇格拉底之所以被認為有智慧,正是由於他知道自己無知,因此,蘇格拉底在知識上的,也是辯證而一體兩面地同時存在著。換句話說,蘇格拉底的一生,無意之間精彩地驗證了老子哲學。這是我的看法。

要了解老子如何能夠率先成為大哲,必須先認識他的背景。據考證,老子大約生於西元前五百七十年,他出生的時候,周朝已經立朝約五百年,包括三百年較為安定的西周,加上已經兩百年年年爭戰侵伐的東周。當時周朝所能夠積累的天文地理典章制度政治遞嬗經濟演化和歷史智慧,已經空前。從老子退出舞台以後,東周從春秋進入戰國時期,邪說暴力更加橫行,周室衰微,每下愈況。

根據《史記》,我們可以窺見一二。老子生於楚,和生於魯的孔子一樣,是這個階層的代表性人物。春秋末葉是階層出人物的時代,面對那個大轉變的時代,老子早年去東周首府洛陽留學,猶如我們今天想要浸潤這當代世界政治,不能不到華盛頓和倫敦;認識當代世界金融,不能不去紐約、倫敦和香港。必須親身體驗,方得其真髓。孔子在魯,直到中年,雖然魯是周公封地,留下珍貴傳統,但老子與孔子的思想條件畢竟不同。

再說,老子不但到了當時雖然在式微過程中,但依然苟延殘喘又三百年的世界中心留學,他還得到一份工作機會留下來擔任周守藏室之史。他官位不高,但是這個職務讓他在這個難得的、獨一無二的,集天下之文、收天下之書的周朝歷代典籍文物收藏之所,縱橫博覽了天下知識,探本溯源並歸納消化其興衰演變崩解新生之鑰。他如果不是如此博學,既洞見內核核心,又掌握其分支衍生和往復周折,不可能寫出《老子》這樣文字高度抽象、概括而精煉的哲學與文學。

歷史上下一個擁有這樣資賦的偉人(偉人組),是四個世紀後的司馬談和司馬遷父子,同樣也是厚積薄發文采殊勝的史官兼思想家。莊子在先,但由於不是史官出身,他常假借寓言,繼承和發揚老子思想,由上而下,由外而內,一心想要成就個體內在自由的精神世界。他另闢蹊徑,而與老、孔、司馬同樣驚世駭俗。

回顧老子的經歷,讓我們不得不想到愛因斯坦所比喻的那個圖書館裡的孩子。這的確是一番有趣的對話,所有的參與者,以及你我,都造訪過那一座巨大的圖書館。在我看,這幾位智者之間最大的差異,是只有愛因斯坦用了那個稱謂:上帝。但他所謂上帝,坦白說已經與許多宗教所信奉的,大不相同,而與老子所謂道更為接近。關於天人同類或不同類,他似乎沒有明確表達,他所表達的,是上帝的徵是自然規律,而不是對人類的關愛。

最新文章/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6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