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愛,滋養癌症病人的維他命
首頁 > 人物 > 胡涵婷台北 > 愛,滋養癌症病人的維他命
愛,滋養癌症病人的維他命 發文時間: 2016/4/29   文 / 胡涵婷台北 瀏覽數 / 16,550+
  •  

《癌症》(Cancer)雜誌發表的一項研究說,已婚的癌症病人比單身的癌症病人活得更長。此前已有一些研究發現與婚姻相關的類似保護效應,但該研究是第一個基於大規模人口的調查分析,且評估了病人的經濟狀況等因素對結果的影響。 

美國加利福尼亞州癌症預防研究所與加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研究人員調查分析了加州2000年至2009年間被診斷出患癌症的近80萬名成年人,並跟蹤研究至2012年。 

結果顯示,未婚癌症病人的死亡率高於已婚病人;其中在男性癌症病人中,未婚者的死亡率比已婚者高出27%;在女性癌症病人中,未婚者的死亡率比已婚者高出19%。 

研究人員表示,這種死亡率的差異無法用病人經濟狀況的不同來解釋,比如是否有健康保險,是否居住在一個社會經濟條件更好的地區等。 

研究還發現,婚姻的這種保護效應對美國不同族裔並不完全相同,其中對非西班牙裔白人的效果最好,對西班牙裔、亞裔和太平洋島民的效果最差。研究人員認為,這可能因為西班牙裔、亞裔和太平洋島民在婚姻之外還與其他家人、朋友之間有較強聯繫,而非西班牙裔白人並沒有同等緊密程度的社會關係網路。 

一天清早,在我上班的路上,一對花髮夫婦走在我前面十尺之遙。這位男士想必是在和信住院中的病人, 在清晨安靜的街上買了早餐、散步回去醫院。他們挽著手,但不是熱戀中情侶的你儂我儂,而是互相扶持的夫妻老來伴。他們沒有竊竊私語,卻亦步亦趨,彷彿兩個人是一心的,左腳右腳、左腳右腳,一點也不混亂或差錯地同行。我安安靜靜地跟在他們後面慢慢地走,也細細體味配偶情深的真諦。 

我的腫瘤科執醫生涯充滿了鸈鰈情深的病人的故事。當生病的是先生時,做太太的,很自然的,變成媽媽兼私人護士兼私人書記;從加倍努力料理營養餐食,到換藥擦澡的護理細節,甚至寫日記、做筆記、詢找醫療資料。當生病的是太太時,也許少了一個 X染色體的關係,做先生的可能無法立刻學會燒飯做菜,也做不來細膩的護理工作;他們甚至因為要賺錢養家,而沒有陪著太太看病的奢侈;但這些也都不損「好婚姻」對癌症病人存活的正面影響力。

多統計學的研究都一再地觀察、證實婚姻關係在疾病中的支持力量。這篇大資料的研究也不例外。比較有趣的是他們的分析裡顯示「婚姻的這種保護效應對美國不同族裔並不完全相同,其中對非西班牙裔白人(也就是一般白人)的效果最好,對西班牙裔、亞裔和太平洋島民的效果最差。」 

作者試著解釋非白人的其他族裔可能因為家族、朋友圈的結構所提供的精神支持力量,沖淡了婚姻的保護效果。也就是說婚姻的保護作用在這些族裔仍然存在,但相較於未婚者,因為後者有家人、朋友的支柱,婚姻的力量就不甚明顯了。 

我倒是不同意這樣的看法。因為美國已婚白人也往往有極其堅強的家庭與朋友的支持網,卻仍然有婚姻的保護作用。那麼為什麼已婚的亞裔、西班牙裔和太平洋島民同樣有整個家庭及朋友圈的支持時,婚姻的保護效果反而被沖淡了呢?如果依據這位作者的想法認為亞裔、西班牙裔和太平洋島民西班牙裔和太平洋島民有特別強的家庭及朋友圈的支持,那麼已婚的亞裔、西班牙裔和太平洋島民癌症病人的存活率是  1(婚姻)+1.5(家族、朋友)=2.5,應該超過美國已婚白人。但事實是不然的。所以光就數學觀點而言,「婚姻」不見得是真正延長癌症病人存活的原因,而是「好品質的婚姻」,以及人與人之間的愛的關係,才是滋養癌症病人生命的維他命。 

許多年前,我有一位患淋巴瘤的黑人女性病人。她總是有這麼一位女性好友陪她來看病。我以為她們是鄰居,所以容易結伴同行。有一天,我有機會與這位朋友聊天;她告訴我她們是童年的玩伴,而且她們的友誼數十年不變。這位朋友事實上住在不同的城鎮,而且她不開車;但是她風雪無阻的,只要她的朋友有醫師的約診,她總是早早出門搭車、轉車,早早就到了候診室等待,也陪在診間裡給她的好友最好的精神支柱。這兩位令我由衷敬愛的女性,見證了患難與共的珍貴友誼。 

另一位喪妻多年的肺癌病人總是不服老、不服病地自己開車來就診。看他氣喘吁吁的,問他氧氣筒呢?「 Ney…在車箱裡,不想戴。」他不是沒有子女或朋友,而是太愛他們,不願他們為他擔憂。從他不遵照醫囑戴用氧氣,讀者們也可以猜想他很有個性與主見。對於與病人保持距離、冷淡的醫師,他是不甩的。也許我喜歡聽他講故事,他當我是女兒一般,總是相見甚歡。這位退休的電話線維修員,也是業餘的棒球賽裁判,更是一個思戀亡妻、鍾愛子女兒孫的真情至性的人。他說起這些他的最愛,眼裡充滿了柔情,一切的桀敖不馴都放下了。他不見得身邊需要有人陪伴,他的心裡有愛,使他不會孤單。 

多年前,我還在台中榮總任職時,有一位38歲、需要異體骨髓移植的已婚男性病人,卻因為他的人多口雜,意見分歧的家族爭議,導致與他組織配對相合的弟弟拒絕做為他的骨髓幹細胞捐贈者。相反地,一位二十五歲單身的血癌女性病人,因為她親愛和樂的姊妹(一個七姊妹的家庭)與家人的支持,在她的病已經走頭無路時,接受妹妹給她的骨髓幹細胞移植,克服了幾乎不可能克服的多項嚴重移植併發症,二十年後的今天,仍然健康快樂地活著。 

我無意貶抑婚姻的價值,因為我也見證無數在疾病患難中夫妻真情的支持力量。其實生不生病,人都是渴望被愛的;在重病中猶然。那真正呵護病人前行的,是人與人之間的愛 -父母子女之間的愛,兄弟姊妹之間的愛,朋友之間的愛,夫妻或情侶之間的愛,宗教裡的愛,甚至醫病之間的愛。心中有愛的病人,勇敢而開朗。心中沒有愛的病人,是焦慮緊張的。 

我想起「歡樂滿人間」(Mary Poppins)裡面的一首歌,A Spoonful of Sugar: 

Just a Spoonful of Sugar Helps the Medicine Go Down 

In the Most Delightful Way 

在癌症的辛苦治療中,是「愛」helps the journey go down in the most delightful way!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6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