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培養語言人才,要用全村的力量
首頁 > 人物 > 褚士瑩台北 > 培養語言人才,要用全村的力量
培養語言人才,要用全村的力量 發文時間: 2016/4/27   文 / 褚士瑩台北 瀏覽數 / 42,200+
  •  

奈及利亞有一句著名的俗諺:「養一個孩子,要用全村的力量。(It takes a whole village to raise a child.)」意思就是說,教養的責任,其實不只是在父母家庭而已,而是整個環境社會都會影響一個孩子的養成。

同樣的道理,作為一個對於外語學習一直充滿興趣、而且備受語言恩澤的人來說,我相信培養一個語言人才,也要用全社會的力量。

2016年四月,緬甸的FRONTIER(前線)周刊登了一篇 THI RI HAN 寫的文章,主要內容在討論緬甸出版業面臨找不到有水準的緬文翻譯人才的困境。

緬甸的「出版審查委員會(Press Scrutiny Board, 簡稱PSB)」雖然在2012年廢除,取消出版審查四年後,為什麼翻譯出版業還無法蓬勃發展?是不是緬甸人的外語能力太差勁?表面上這似乎只是外語教學的問題,其實這不只是斷層的翻譯人才,更重要的事,看書買書的閱讀人口,以及具備獨立思考能力的公民,並不會突然一夕之間就出現,所以緬甸社會還沒有可以支撐這些翻譯人才的足夠條件。

這也正是為什麼我過去一兩年來,會一直努力想辦法努力將法國式的哲學思考,用繪本出版跟工作坊的方式引介到緬甸,從思考教育的扎根開始培養知道如何思考的下一代緬甸年輕人。

如果沒有獨立思考的能力,緬甸就無法從無止境的宗教衝突、種族衝突、族群衝突當中釋放出來,內戰永遠不會結束,衝突永遠不會解決,雖然對於一個國際NGO工作者來說,這意味著一張長期飯票,但如果為了這個原因,而不願意從根本的改變做起,一直在處理表面的衝突,永遠不會帶來真正的和平。

這或許需要一代、兩代人才能做到,卻是值得追求的夢想。

就像我時常公開批評的國內外孤兒認養計畫,一旦將負責項目的經理,以孤兒貧童的數量作為工作成效的評量標準,甚至薪資也像業務導向的職務那樣,招得越多、賺得越多,那麼孤兒貧童的數量,永遠不會有減少的一天,只會不斷增加,久而久之,就跟原本消弭貧窮的美意背道而馳了。

然而,也有人像台灣的腎臟科醫師江守山,並不會為了自己的生意興隆,而希望台灣源源不絕有更多需要洗腎的病人,相反的,他卻跌破眾人眼鏡,去開了一家「江醫師的魚舖子」,希望減少愛吃魚的台灣人,攝取重金屬殘留在腎臟的病因,所以不用走到要看腎臟科醫師這一步。

就像養育孩子一樣,要能夠做對的事,並且努力把對的事情做到最好,是需要一整個社會來支持的。

讓我們進一步把場景搬回台灣,看看別人,想想自己。

內政部移民署近年積極推動「全國新住民火炬計畫」及「新住民母語教學人才培訓」,希望培養所謂的「新住民子女」成為國際人才。但是調查發現,新台灣子女40.3%並不會說新住民母語,這些原本台灣應該要有的人才,不會在多年的壓抑後,因為一條法令的解禁而瞬間開花結果,但這當然也是一個值得追求的目標。

新住民子女不會說自己雙親的母語,原因雖然很多,就像許多生長在台灣的人也不一定會說自己的母語或族語,但是我一位來自印尼的外配友人,之所以當年選擇沒有教子女說印尼話的原因,卻讓人相當心痛。

「小孩出生以後,我抱著他去衛生所打預防針,衛生所的辦事員是一個有點年紀的女人,看著我說:『你是外配喔?』

我說:『是啊。』

衛生所辦事員接著一字一句緩緩地說,『我跟你講一件事,你千萬要記得,絕、對、不、要、教、你、的、小、孩、講、 家、鄉、話! 』」

這位當時剛從印尼初來乍到不到一年,自己也還未滿十八歲的新手母親,聽了非常害怕,為了不要讓自己的孩子被歧視,所以真的就在孩子長大之前,跟孩子都只說國台語。

沒想到孩子長大以後,卻反過來責怪母親,為什麼都沒有從小教他說印尼語。我這位朋友,心裡有苦說不出。讓新住民二代發現自身多元文化背景優勢,建立自信心及世界觀,這樣的政策說來簡單,但只要這社會上一個外行人一句出於好意無心(而且無知)的叮嚀,就可以一盞一盞滅了「火炬計畫」的火炬。

台灣的外語政策缺失,殘酷地反映了社會的歧視。全國 221個外語科系中,即使市場供過於求,仍然有九成是英語系,目前還有很多中小學校校長,天真的認為「國際化」就是「說英語」,所以在學校的走廊、廁所貼滿了毫無意義的英文諺語,舉辦「國際日文化活動」,於是校長就出面邀請很多外國學生到學校來,去各班級介紹各國文化,我這位印尼朋友,和另一位來自泰國的家長,也都代表自己的國家參加去介紹自己國家的文化,到了中午吃飯時,這位校長卻只請外國學生吃飯,這兩位印尼、泰國的代表明明站在校長面前,他卻假裝沒看到,轉身進去會議室招呼客人。

「當時,看到這樣的態度,我覺得好不舒服。」這位印尼朋友說。

十多年前被告誡不准教孩子母語。十多年後,在國際日被台灣校長當作空氣。

我不覺得這位校長是故意的,他可能根本沒有意識到自己根深蒂固的偏見。

因為什麼語言、文化值得學習,而什麼語言、文化又不值得學習,台灣的教育制度,其實早就給了清楚的暗示,校長自己,也是這樣一路被教導的。

除了英語,台灣每年有超過三萬名高中學生修讀第二外語,日文、法文及德文永遠是最熱門的前三名。即使現實中每年有8000名學生從日文系畢業,擠進只需要1000人左右的日文就業市場,仍然無怨無悔。

目前台灣所有大專院校當中,以學習東南亞語言為主的科系,竟然全國只有高雄大學東南亞學系裡面的這個越語組,其他所有東南亞語言全部掛零。如果勉強加入東南亞學系(非語言專長)的系所,也僅有暨南大學東南亞學系及研究所、和淡江大學亞洲研究所東南亞研究組。根據《遠見雜誌》的調查,這三所學校在2015年所有在學人數加起來,僅有166人。

在這樣的社會氛圍下,要等到什麼時候,明明地理位置貼近東南亞的台灣,才會培養出具備東南亞語言專長的優秀外交人才?

有了這麼多外語教育政策,但是語言人才是不是真的受到台灣各級政府單位重視呢?根據移民署公佈的線上資料點此可查詢),警政單位支付口譯費用,每案支給500元為原則,如果通譯時間逾11時至凌晨6時者(19個小時),才增加250元為750元,也就是說,直接影響司法判決的專業通譯,卻領不到政府規定的最低時薪,這樣的大環境要如何鼓勵語言人才的養成?好不容易養成的語言人才,為什麼要選擇做維護社會正義的事,而讓自己受到懲罰?

「家庭暴力及性侵害防治中心」口譯費從每小時300元到每案500元不等。社政單位有的依外籍配偶照顧輔導基金補助經費申請補助項目及基準,也是每小時300元或每案500元。衛生單位依行政院衛生署國民健康局外籍配偶照顧輔導基金生育保健通譯補助作業說明,服務年資未滿1年,每小時200元;服務年資滿1年以上者,每小時300元。勞政單位依行政院勞工委員會職業訓練局96年1月3日職外字第0950069655號函,每案支付500元。

一位經常擔任通譯的印尼朋友說他的實際經驗:「有時候在地檢署,我從一大早翻譯到半夜兩點,連交通費一共領1500元。在移民署翻譯,如果同一個老闆有五個外勞,就算幫五個外勞翻譯一整天,因為算同一個案子,所以不管幾個鐘頭,只能拿500元通譯費。有時候跟掌握線索的移民署官員,去外縣市突擊被非法禁錮外勞,移民署人員也會強調說沒有翻譯費,但我只要想到那些被可惡的雇主關起來、強迫賣淫的姐妹,心裡實在很難過,所以雖然沒錢,我還是說沒關係,我陪你去…。」

司法通譯,直接影響當事人之生命、自由、財產或人格權等各項權益,但是通譯費這麼低,這不見得是各級機關的錯,而是從中央政府的法務部就沒有編列通譯報酬預算,也沒有積極督促宣導,以至於法定編制通譯不具通譯專業能力,也沒有辦理在職教育訓練,開庭時由各司法警察人員帶來的通譯,多半不是列冊的「特約通譯」,而是所謂的「合意通譯」,所以即使通譯到場、實際上也工作了,承辦檢察官還是可以自由心證決定是否給付通譯報酬,所以也有工作做完卻一毛錢酬勞也領不到的通譯,監察院也曾經對法務部提出糾正案點此可查詢)。

台東通譯協會的負責人陳允萍2009年時,也在輔仁大學跨文化研究所翻譯學碩士班「涉外案件通譯初論」中探討通譯的費用問題:

「涉外案件通譯的工作,絕非一件輕鬆容易的事,一件普通的涉外案件通譯,通常要花二至三個小時的時間,更別提涉外刑事案件或是其他重大的涉外案件了。在我國,除了法院及檢察署對依法傳訊之通譯有報酬之規定外,其餘相關法令規定上,只有違反就業服務法案件,有在就業案定基金中編列預算來支應這個項目,至於通譯者傳譯其他的涉外案件,並沒報酬的規定。在這種制度之下,警察機關實在是無法招募適任的通譯人才。所謂重賞之下必有勇夫,雖然金錢不能解決一切,但是至少能在通譯人辛苦為案件出力的同時,給予一定的酬勞,以示尊重通譯人的專業與渠在時間上的犧牲。在日本,通譯是必須給付報酬的,而它的價格更是非常的優渥的,根據瞭解,現在日本的通譯行情是每小時三仟元新台幣左右,而正是因為這樣子的優渥的待遇,許多居留在日本的外籍人士,也都紛紛取得日本政府的通譯的相關的證照或是資格,解決了日本在涉外案件處理時,語言不通的窘境。國內的法院通譯費用,一次出庭費用才新台幣 500 元,地檢署更是才只有新台幣 350 元,實在顯得非常的小氣,另外在警方偵查階段時的通譯,更是沒有編列通譯的費用。另外據筆者親向地檢署及法院調查結果顯示,無論是地檢署或法院,在有涉外案件發生時,均是先請轄區外事警察單位覓得適合之通譯人員,後再用傳票方式來傳訊通譯人,案件方得以順利的進行案件的審理,否則依現行報酬的水準,是非常少人願意協助通譯案件的。所以編列相當的報酬費用,加上建立一套合宜的通譯認證制度兩者雙管齊下來建立良好的通譯制度,是目前當務之急。」

表面上,緬甸缺乏的是外語的翻譯者,台灣表面上缺乏的是通曉東南亞語言的各領域人才,但這兩件看似不相干的現象、不同層次的問題,背後透露的訊息卻是相同的:要培養語言人才,不能只有語文教育,我們需要的是一個有思考能力、有反省能力的社會。

語言人才的失衡,從來就不只是簡單的供需問題而已。養一個孩子,要用全村的力量。培育優秀的國際語言人才,當然也要用全社會的力量。

最新文章/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6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