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過度分享」的年代
首頁 > 人物 > 謝宇程台北 > 「過度分享」的年代
「過度分享」的年代 發文時間: 2016/4/4   文 / 謝宇程台北 瀏覽數 / 20,000+
  •  

「教授上課到一半,突然說要分享一下他的人生經驗,於是接下來的三十分鐘,就開始講他信教的經歷,以及種種他感恩讚嘆的事件。」這個同學和我說,他超後悔沒有蹺課。

也曾數次接到某個不熟的朋友數次「分享訊息」,邀請我參加一個演講,將有重量級國際講師,顯然是某企業的推銷活動。

在臉書上,許多人爭相分享他時時刻刻的情緒、感觸、愛好與恨惡,分享情侶間的甜蜜時刻,分享他出國遊玩的快樂時劃,分享他的豪華餐上有帝王蟹、巨大龍蝦、昂貴海膽、上等牛排、高檔次紅酒。

「分享」常見冒牌貨

如果調查最不開心的中文詞彙,應該會是「分享」,因為他太常被冒名頂替。

「灌輸」模仿了分享的簽名和印章,張貼告示,在醒目的牆面上張貼教義。「推銷」戴著分享的面具,穿戴著分享的衣帽,在街市穿梭,從他人口袋中企圖扒竊財物。

「洩憤」喬裝了分享的聲音和腔調,在大街小巷傾倒情緒垃圾。「炫耀」假冒著分享的名義,肆無忌憚地按喇叭,在夜間震耳欲聾播放重金屬音樂。

這些原本都是合理存在的。你要灌輸我,來吧,灌輸沒什麼不好。九九乘法表是好東西,我當初學會也是灌輸的。我也接受推銷,畢竟人都要消費購物,介紹優質產品也是一種服務。

有憤怒,也不妨發洩;得意時,想炫耀也能理解。但是何需假藉「分享」的名義?

分享過度,同時稀缺

這是一個「分享過度」的時代。到處都看到分享,每一則臉書貼文下方面有「分享」,Line 上到處流傳著「認同請分享」的美好圖片。

但這仍是個「分享稀缺」的時代。模仿分享的人多了,但其實「分享」本身,和過去一樣難得一見。我懷念分享 -- 那個真正剝開一個豆沙包,你一半我一半的分享,那種「我情願少吃一點,讓你嘗一嘗」的那種分享,拿著耳機「這首歌真好聽,你也該聽聽看」的那種分享,現在也和過往一樣難得,一樣少見。

分享,本來為的是傳達關愛給在意的人,但是仿冒的分享,並不在意誰接收到分享、他為什麼需要接收分享,又從中得到了什麼感受與心情。

時時分享,卻不擅長

分享似乎成為每天每日時時刻刻的事,卻又是我們這麼陌生少見的事。偽裝的分享抽掉了兩個人之間的掛念與愛惜,只把一桶一桶的廉價汁水往天空、往河海中潑撒,不管最後沾到了誰的衣、誰的髮,撥撒完畢就可以拍拍手收工。

在一個多月前的元宵節,朋友在冬夜晚歸,他還在讀國小的孩子,買了我朋友最愛吃的芝麻湯圓,熬了紅豆湯,熱熱地盛給他一碗,在聊天談笑中一起吃完。

很多大人都忘記分享原本的面貌──為了對方的歡欣快樂,除此之外沒有別的企圖。

任何大人忘記的事,我們最好都要回頭去請教小孩子。

最新文章/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6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