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碧血黃花──羊城側寫
首頁 > 人物 > 尤虹文紐約 > 碧血黃花──羊城側寫
碧血黃花──羊城側寫 發文時間: 2016/3/27   文 / 尤虹文紐約 瀏覽數 / 3,400+
  •  

第一次到廣州,來到黃花崗七十二烈士墓陵。

黃花崗公園座落喧囂的廣州市中心,一走進公園,瞬間感到莊嚴肅穆。牌坊上有孫中山先生題寫:「浩氣長存」。主墓道上的默池是瞻仰、拜祭先烈必經之道。拱橋採斜坡設計,讓人不由自主地低頭、默思。墓陵比我預期的大,也比我想像中靜謐。主墓前擺放四束白色的百合伴隨著典雅的淡黃菊花,墓頂浮雕鐫刻著陸皓東先生設計的青天白日的標誌。

烈士紀念碑碑亭中,共刻記七十二烈士主要革命事跡,姓名和籍貫。細細數著七十二烈士的名字,赫然發現他們多數來自廣東和福建:有「疏梅月影,與妻並肩攜手」卻選擇訣別的林覺民;有年僅十八歲瞞著母親從馬來西亞返回廣州參加起義的余東雄。

緩行至一黑石墓碑前,泛白的小字刻著潘達微三字。凝神細看,才知道原來黃花崗七十二烈士墓陵是由這位文人君子,千辛萬苦建造而成。潘達微出身於廣東名門,對滿清失望而加入同盟會。起義失敗後,兩廣總督下令,已死亂黨,不得收屍,死難烈士遺骸暴露街頭;許多同情者雖憤恨不平,但皆噤若寒蟬。

潘達微悲痛之餘,以報社主筆身份,遊說慈善機構出面⼀一起去衙門勸說。他合情入理的說服總督讓「善堂」將各處屍體掩埋,親自看著烈士遺骸入殮。有些烈士身首異處,慘不忍睹;潘達微自掏腰包僱工整合;並與妻子以房契作抵押,買下黃花崗墓地安葬烈士。潘達微更藉其記者身份與專長,四處搜集死難烈士的個人資料,一一記錄整理成文。

潘達微深愛南宋鄭思肖的《畫菊》詩︰「花開不併百花叢,獨立疏籬趣未窮,寧可枝頭抱香死,何曾吹落百風中。」潘達微認為別稱黃花的菊花最能代表七十二烈士的崇高精神,此乃「黃花崗」之命名由來。之後袁世凱大肆抓捕革命黨人,潘達微被迫逃到香港,皈依佛門,1929英年早逝於香港,得年四十九歲。

潘達微感人的情義過往,令我不禁景仰又感慨。他以報人身份,在清末民初那樣的亂世,想必對時局有許多善盡言責的針砭,進而加入同盟會,投筆從戎,終而為同志收屍創建墓陵,讓烈士義舉傳頌千古,稱得上是歷史上情義忠勇的「中華英雄」。

離開廣州前,烈士英魂一直在腦海縈繞不去,恰巧遇上了兩個人。一個計程車司機,路過廣州優美的老城區,告訴我這是當年革命的大本營。我好奇他怎麼知道?原來他的祖父竟然跟孫中山先生一同在日本求學,是名暗中支援辛亥革命的學者。我稱讚他家學淵源,他苦笑用濃重的廣口音回我說:「有什麼用?孫子沒出息。」

又一是,起飛前在白雲機場的海關,海關女士沒來由的要查看我的中華民國護照,可是在查閱後又輕蔑地整本朝我丟了過來,附上一句「這個沒用」,在我提供了旅行證後才放行。我一邊將護照收進手提包,一邊想起潘達微的碧血黃花,以及那印刻在大理石崗七十二烈士。海關女士,你可能從來沒想過,妳的祖父母,妳的曾祖父母,也許也參與過,當年那轟轟烈烈的革命。

曾經,有多少青年男女,為了「中華民國」四個字,流下他們的鮮血和熱淚。輕蔑,難道就能撇下中華民族沈重的歷史?切割,難道就能遺忘那千千萬萬革命者的壯烈犧牲?如果我們不願承認過去,如何能擁有未來?

Those that fail to learn from history are doomed to repeat it.

我不願再想,緩緩的踏進艙門。

最新文章/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6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