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緬甸的第一夫人
首頁 > 人物 > 褚士瑩台北 > 緬甸的第一夫人
緬甸的第一夫人 發文時間: 2016/3/22   文 / 褚士瑩台北 瀏覽數 / 14,850+
  •  

眾所矚目的緬甸新總統碇喬(Htin Kyaw),將在3月30日宣誓就職,4月1日上任,取代現任總統登盛,這一天,對我個人有著特別的象徵意義,因為這將是蘇蘇倫(Daw Su Su Lwin)女士,正式成為總統夫人的那一天。

我之所以會認識蘇蘇倫女士,跟我在緬甸早期的工作有關。

在那段緬甸政治最為黑暗看不見曙光的時候,我與地方公民團體達成共識,希望能夠用我們微薄的力量,支持著這些因為做對的事情,而長期受苦、幾乎要撐不下去而開始從內部分崩離析「全國民主聯盟(NLD)」 黨內幹部,或是陸續被從牢裡釋放出來的學運領袖,盡量雇用他們來執行敏感度比較低的計畫,讓他們可以維持基本的生活之外,同時保持社會地位上起碼的尊嚴,因此能夠繼續堅持做對的事。

蘇蘇倫女士,就是當時我們雇用執行計畫的其中一個工作者。除了和我們一起工作,她和丈夫碇喬,是少數能夠每個月定期與軟禁中的翁山蘇姬會面的人,也因此扮演著傳達訊息的重要角色。

當時我剛在緬甸的非營利組織工作,其中有一個計畫,經費支持來自於一個海外佛教非營利組織。當這個佛教團體的住持前來仰光拜訪當時還是軍方掌權的宗教部高官時,我在一旁擔任翻譯的工作。

我永遠不會忘記,這位住持對著傲慢的軍官奉承地說:「丹瑞(Than Shwe)將軍英明而仁慈,維繫國家的安定,以佛教來說,真可以說是緬甸的『轉輪聖王』,國家有他真是社稷之幸。」

住持口中的丹瑞將軍,當時是緬甸的總理,在國際評論間,一致認為丹瑞是一名獨裁者,雖然他讓緬甸保持穩定的狀態,但曾三度軟禁反對派領袖翁山蘇姬,前後長達十五年,受到國際輿論的一致譴責的,就是丹瑞將軍。

當時不得不翻譯這些話的我,腸胃忍不住立刻一陣翻攪,覺得一股熱血衝上腦門,憤怒之情溢於言表。

送客之後,我再也按捺不住,非常不上道的直接對住持嗆聲:「明明是個十惡不赦的大壞蛋,您怎麼可以說他是『轉輪聖王』呢?」

對於不知道什麼是「輪轉聖王」的,請容我簡單解釋一下。其實這是印度宗教中的術語,根據維基百科,在印度神話中,當統一世界的君王出現時,天上將會出現一個旋轉金輪,作為他統治權力的證明。擁有這個旋轉金輪的人,將成為這個世界以及全宇宙的統治者,他將會以「慈悲」與「智慧」治理這個世界,開創轉輪聖朝。佛教、耆那教與印度教等,都繼承了這個傳說。這個稱號,在孔雀王朝時代首次出現,為賓頭娑羅與阿育王的尊號之一。

住持悠悠的笑著對我說:

「如果你說他是壞人,他就像一個被大家認為是無可救藥的壞孩子,『反正所有人都說我壞,那我幹脆去做更壞的事』。可是如果有人可以看到他好的地方,並且誇讚他,他可能就因此會改變,為了希望得到更多讚美,而去做好事。」

「可是這不是假的嗎?」對於這個出乎意料的答案,我相當吃驚,然而還是不能服氣。

「一開始可能是假的,」住持不顧我掩蓋不住的憤怒,繼續蠻不在乎地笑著說,「但如果他能夠幫助他假一輩子,那跟真的有什麼兩樣?」

在那次事件之後,我才明白,與其用憤怒想要硬碰硬阻斷壞人的路徑,往往只會帶來更多的流血跟犧牲。

但如果能夠說動惡人去做善事,才是讓壞人消失最快速的方法。雖然在這個過程中,可能會因為被認為是惡人的「同路人」,因此受到很多的誤解跟排擠也說不定。

但這經驗確實幫助我的思考成熟許多,開始說服民間組織從強硬反對、轉而變成策略性支持貪腐企業轉型的另類發展方式。

我當年服務的這個組織,卻對於我支持「魯蛇」的決定非常不以為然,認為只有攀附著獨裁的軍政府,建立特殊關係,幫助得勢的壞人做點好事,才能夠用輕鬆的捷徑,來達成NGO組織助人的目的。

就這樣,我的團隊與蘇蘇倫女士進行的教育計畫,很快就被無情地腰斬了,當時我和理念相同的當地工作夥伴,都灰心極了。我試著打電話和蘇蘇倫女士說明和道歉,但是認為受了屈辱的她,卻再也不接我的電話。

如今民主風起雲湧,緬甸變天,蘇蘇倫女士即將成為緬甸第一夫人,我不知道當年的組織,如果知道了,會不會覺得後悔?

無論答案是什麼,如今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怎麼看待「轉輪聖王」這個故事。我很高興這些年來我對每一個時運不濟的社會運動份子,都待之以禮,絕不落井下石,是我在緬甸這15年以來,從來沒有後悔的一貫態度。

陸陸續續,我眼看著許多工作夥伴們,從鬱鬱不得志的前政治犯,或一般民眾避之唯恐不及的「黑五類」,陸續有的成為緬甸的國會議員,有的成為登盛總統府的教育顧問,許多進了「全國民主聯盟(NLD)」 黨的領導核心,被評選入圍緬甸最有影響力的人士,甚至是如今的第一夫人。

他們的發光發熱,讓我與有榮焉,但是攀親帶故,或想著謀些好處,卻從來沒有閃過我的腦海。看到終於堅持做對的事情這麼多年之後,終於拿回他們應得的舞台,我很榮幸能夠在他們處境最為困難的時候,不避嫌地做了一切我微薄的能力所能夠做的事,雖然未來可能我們永遠不會再見面,成者為王,敗者為寇,一路接受政治學教育的我,當然明白,政治的現實,重點永遠不在對錯,只在輸贏,這不是我能夠評斷是非的事。

但是今夜,作為一個在緬甸持續耕耘15年的NGO工作者,雖然我未識神話中的轉輪聖王,但能夠看到一起努力過的同事,昂首闊步成為改寫緬甸民主新局的總統夫人,我終於可以帶著安心的笑容,酣然入睡。

(圖:右為緬甸準總統碇喬(Htin Kyaw),左為準總統夫人蘇蘇倫(Daw Su Su Lwin)女士;照片提供:褚士瑩)

最新文章/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6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