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兩種仙草
首頁 > 人物 > 楊子葆台北 > 兩種仙草
兩種仙草 發文時間: 2016/3/19   文 / 楊子葆台北 瀏覽數 / 11,300+
  •  

春分(今年落在3月20日)一到,日暝對分,插秧種豆,開始一年農作。按理天氣應該漸漸開始暖和,然而「乍暖還寒猶未定」,台灣俗諺說「二八月,亂穿衣」,農曆二月、八月,冷熱變化多端,厚衣外套穿穿脫脫,讓人手忙腳亂。尤其幾陣春雨帶動氣溫下降,「一天落雨一天涼」,這時來一碗台灣熱點「燒仙草」驅寒,就像歐洲人的「熱紅酒」(Vin chaud),總能讓人不但暖胃、暖身,也暖心。

仙草,拉丁學名為Platostoma palustre,法文作Mesona chinensis,英文Chinese mesona,台灣原住民泰雅族稱Supurekku,排灣族則稱Ryarikan,係唇形科仙草屬草本植物,有獨特香氣,在東南亞華人文化圈一般常加工成為甜點。

一年生植物仙草,台灣是在十月中旬收穫,但剛採收的新鮮仙草並不宜食用,不僅土味重,果膠凝結不足,特有香氣也不夠濃郁。須經曝曬風乾程序,並至少儲存三個月之後,才適合熬煮成汁。一般青草店則建議在通風乾燥的倉庫裡陳放二到三年,據說越陳膠質越多,風味越見香醇,台灣客家庄所標榜的「老仙草」,陳齡都在八年以上。仙草乾可加水煎製為仙草汁,過濾雜質後添加番薯粉或澱粉拌勻煮沸,更傳統做法則是以米漿一起熬煮,冷卻冰鎮凝成「仙草凍」;至於熱騰騰的「燒仙草」,據說發源於花蓮玉里,別處見不到,應是台灣特有吃法。

仙草是一種有著濃濃本土風味的食品。但對於戰後來台大陸移民子弟,即所謂「外省人第二代」而言,品嘗這種台灣點心,似乎總帶著莫名複雜之情愫。也許想太多了,不過為我而言,仙草有兩種。

因為提及「仙草」兩字,反射性躍出腦海的,居然是京劇戲碼《盜仙草》,這是白蛇傳故事裏經典橋段:白娘子在端午現出蛇身原形,嚇死許仙,癡情蛇精為救夫婿,毅然獨上峨嵋強索仙草……。不過劇裡「仙草」指的是可起死回生的靈芝,此仙草非彼仙草也。

京劇對於台灣,當然是「另一批人」跨海帶過來的外來文化,從未扎根本土,作為一名「呷台灣米,飲台灣水」長大的台灣人,居然有這種虛無飄渺的仙草第一印象,讓我很長一段時間裡心中充滿說不出口的莫名罪惡感。

還有,仙草又名「涼粉」。但對於出生於中國北方的父親而言,涼粉是另一種迥然不同的食品:一種以豌豆或綠豆為主要材料製成的點心,色澤乳白或青白,通常呈條狀,多為鹹味、辣味,絕少甜味。父子記憶南轅北轍。

最後,市場上的仙草點心多是加了糖水的仙草凍,然而仙草清熱、消渴、解毒,有治濕火之效,而若依中醫觀點,甜生痰、生內熱,兩者藥理其實相沖。

尤其現代社會裡無所不在的糖已成為健康殺手,英國名廚傑米‧奧利佛(Jamie Oliver)甚至認為糖所造成問題已不亞於香菸或毒品,而疾聲呼籲政府徵收「糖稅」――甜點之「甜」,居然成為現代病症源頭之一。

因此,要品嘗苦後回甘仙草原味,還是加糖掩蓋苦味?竟似一種人生選擇。

 

最新文章/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6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