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錢以外」的本事
首頁 > 人物 > 馮 侖上海 > 「錢以外」的本事
「錢以外」的本事 發文時間: 2016/2/14   文 / 馮 侖上海 瀏覽數 / 157,650+
  •  

當一輛汽車在高速公路上線轉彎的時候,想要同時保證速度和安全,是非常困難的。關鍵不在於汽油,而是司機的技巧。這個「技巧」就相當於我們在做生意的時候需要的「錢以外」的能力。除了之前說的放低自己的姿態、「賺錢要像孫子,花錢要像大爺」之外,「錢以外」的能力究竟是什麼?我再講兩種。

在你沒什麼錢的時候,錢是個數量上的概念;而當你有了一點錢、要賺更多錢的時候,錢的「多少」反而會被放到第二位,更多時候,錢是「是非」。所以在賺錢的過程中,還要處理好「利」和「義」的關係。

其實會糾結的無非就是三種情況:「賺人錢的時候、給人錢的時候、拿人錢的時候。」比如說,行賄是給錢,慈善也是給錢。那麼哪些錢不給?哪些錢要給?如果說左邊叫贓款,中間叫利潤,右邊叫善款,那麼本來是「中性」的利潤,一行賄,錢就進入了是非,變成了「贓款」。但是不給這個錢行不行呢?很多人認為不行。

以前在海南,經常陪生意伙伴去K歌。當時在KTV工作的有兩種女孩,一種是小姐,一種是服務員。我問服務員,「人家一晚上能賺400塊錢,褲帶鬆一鬆,勝做十日功,你端盤子一個月也賺不了多少,你們怎麼不做那個?」服務員說,「我們不是那種人!」然後就轉身生氣地走了。

我一直在琢磨服務員的這句話,「我們不是那種人。」哪種呢?生理結構都是一樣的,不一樣的就是觀念了。所以這句話的意思應該是,「我們的想法不是那樣的。」由於想法不同,所以就算天天看見那麼多錢在眼前晃,人家也無動於衷。

有時候面臨該不該給人錢的情況,我也會想起這句話,也在心裡說,「我不是那種人。」我要做夜總會裡的處女:給錢,我要;摸一下,也認了,但是我不是「那種人」,有所為,有所不為,有妥協也有原則,有些事情就是不幹,這就是我的價值觀,我對金錢、是非都有自己的看法。

所以,第一個「錢以外」的能力,就是價值觀。所謂價值觀,就是我們判斷是非善惡的簡單標準。之所以做這件事而不做那件事,之所以這麼做而不是那麼做,決定你的選擇的,就是價值觀。

我們在研究馬雲是如何成功的時候,不要看他成功的案例,而應該看他是如何做微觀決策的,是如何判斷細小的是非的。比如在集團上市的時候,有些人會自己拿下70%的股份,而馬雲只拿了5%,這就是他的價值觀。

馬雲老是談價值觀,大家都感覺這個話題有點虛。但我要告訴大家,這是真的,這是保命的本事。如果你不明白這一點,一個不小心真成了「那種人」,那只要一有風吹草動你就會緊張,可能不知道哪天就「歸零」了 。

我曾經去監獄裡探視犯人。有一天,我發現監獄的牆上都記著分。我就問監獄管理員這是什麼情況。他說,這裡的人每天勞動都是有積分的,比如倒水,一天5分,一個禮拜5天就有25分。但是一旦有一個動作做錯了,當天的積分就歸零;一個星期勞動的最後一天,哪怕是最後一分鐘,只要有動作做錯了,這個禮拜的積分就歸零;這個月最後一天一個動作錯了,這個月歸零;這一年最後一天倒水,燙到別人手了,這一年的積分歸零。只有連續三年沒有歸零過、一點差錯都沒有的人,才能申請減刑。

後來我才明白,我們的生活中也有很多這種「歸零」的情況,只是我們沒有重視。比如現在很多貪腐的官員被抓起來,相當於他這一輩子歸零了。明確錢的「是非」,知道什麼錢該拿、什麼錢該給,實際上就是要明白,要想把企業持久地經營下去,就要小心一點,一旦做錯,我們就會「歸零」。

在一個公司中,大事小事是相對的,但成敗是絕對的,歸零和不歸零的差距很大。所以,一定要研究錢的「是非」,不要因為企業規模還小就忘了這件事。

正確判斷未來

當一個企業已經發展得不錯的時候,實際上也面臨著更大的挑戰。這時候「錢以外」的第二個能力,就是你能不能正確地判斷未來。

我在公司已經做了25年董事長,沒有做過一天經理。而且我發現我能做的工作並不多,但是很費神,我就做三件事情:

第一,看別人看不見的地方

當一個企業正常發展時,「看不見的地方」包括了風險、機會、很多在當時還不知道的未來變化的趨勢。所以我經常說,我要和神、和先知做鄰居。

第二,算那些算不清的賬。

那些眼前的賬最簡單也最現實,比如我們要給災區捐獻多少錢。但是還要算一筆背後的賬,比如社會的情緒、公眾的期待,都和捐多少錢有很大的關係。還有更複雜的賬,比如我們要找一個合作伙伴,可能有五個人站在你的門口,他們都可以給你投資,其中有土錢、洋錢,有笨錢、聰明錢等等,你選誰?其實這種能力,就是在算不清的賬裡找到算清楚的方法。

第三,做別人不願做的事情。

比如履行企業公民的責任,去救災、去做公益,這些事情是經理人不太願意做的事情,因為又耗精力又要出錢。所以,董事長就要做這些他們不做的事情。

不管是價值觀,還是對未來的判斷,這些都屬於「錢以外」的能力,其實非常難掌握,並不是說花多少錢就能獲得這個能力,而是要通過長期的積累和研究去主動學習。

(原文刊載於2016年2月5日馮侖微博)

最新文章/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6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