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2016的台灣
首頁 > 人物 > 張安平台北 > 2016的台灣
2016的台灣 發文時間: 2016/1/16   文 / 張安平台北 瀏覽數 / 15,200+
  •  

人類在20世紀的發展,概言之有三項主要成就:

1.人類平均壽命提高了三十餘歲;2.民主制度是最適合人類生存的政治制度;3.資本主義是最適合人類生存的經濟制度。

但21世紀才過了十五、六年,這種情況好像已經有所轉變:

1.溫室效應加劇,可能影響全人類的生存,現在多活幾年已不再是重點

2.在民粹下,民主制度在全世界許多國家造成政治和社會的不安定

3.在保護下,資本主義造成經濟與資本市場的混亂。

無可避免地,台灣隨著這股世界變動的趨勢,同時也產生了類似的問題。在環境方面,我們的二氧化碳排放量之高,儼然已名列污染大國,政府卻提不出任何有效的防治方法。在21世紀氣候暖化的嚴峻挑戰下,2015年12月12日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UNFCCC)的195個國家在巴黎召開締約國會議(COP21),通過「巴黎協定」(Paris Agreement)。我國雖非締約國,但馬總統在2008年6月5日頒布「永續能源政策綱領」二氧化碳減量目標與期程,立法院也終在2015年6月15日三讀通過「溫室氣體減量及管理法」,讓 2050年回到2000年排放量50%的規定入法,此一自行承諾的標準極高,但卻看不到有那些配套的措施在未來的三十餘年間可以確保這些目標達成。舉例來說,我們設定再生能源的使用為20%,但針對剩下80%的石化能源如何有效減少,卻似乎看不到清楚的做法,更談不上積極的宣導。

撇開低度開發國家不論,21世紀的全球生活水準基本上是靠石化能源、民主政治和經濟成長所營造出來和支撐的,所以要減少因二氧化碳排放導致的氣候暖化,基本上除了要開發新能源科技,還得改變我們現在的生活形態,才能逐步調整。這又是不容易做到的,但我們對地球的承諾卻是刻不容緩。

再來看一看為什麼民主制度在21世紀好像行不通了?主要原因不外是大家只注重民主政治中的投票活動,很多民眾甚至認為民主就是投票,而忘了民主政治的實施有賴許多基本條件的存在。最明顯的例子就是太陽花學運佔領立法院,很多人認為這種行為是對的,甚至包括許多學者也在內。其實議會才是真正唯一不能打著民意口號隨便佔領的機構,因為這裡才是一票一票選出來的民議代表集會的地方。在民主社會中真正能代表民意的就是議會。

近年來我們的政治從民主轉向民粹,政策常以口號為主,沒有理性的辯論,許多政策脫離實際需要,虛應故事,自然也就難以期待有成果。事實上,民粹只是一些顯性選民的叫囂,絕不代表所有的老百姓。基本上,美國在制憲時的the Federalists(聯邦主義派)和the Anti-Federalists(反聯邦主義派)辯論時曾經指出,民主政治就是一不小心搞不清楚狀況的一些老百姓很容易被少數幾個人慫恿朝著某一個有政治私心的方向前進,而這個方向對國家或社會卻不一定是正確的。美國已經是民主最成熟的國家之一,如今川普(Donald Trump)卻很有可能成為美國下一任的總統候選人,這正好可以為這種現象做一個註解。

另一個民主的前提,就是民主如果要有意義,選民必須要有知識,人民要能了解問題的真相,在民主機制下投下去的票才會有意義。所以Dennis Diderst和Jean Le Rond d’Alembert在1772年在法國編纂出版百科全書,就是要教育法國選民讓他們有知識,希望他們投出來的票是有意義的。而到了21世紀,因為網路發達,資訊應該更多,但過多的資訊反而不容易閱讀,許多人反而迷失在資訊的大海中,既不能深入了解每一個政治議題的正、反面意見,更談不上政策背後短期及長期的意義,加上政治人物別有所圖地製作懶人包,刻意引導資訊及政策的方向,選民也就成為他們探囊取物、予取予求的對象,這種情況下的民主如何不產生問題?

民主最基本的條件更是對法律的尊重。要使民主更好,即使法律未必完善,也不應隨意揚棄,或視法律如無物,而是必須求取更多的共識去修改法律。現在每當有人指責法律不完善,就不去遵守它,這是埋葬民主政治制度最大的炸彈。民主政治最重要的因素是尊重別人的意見及尊重人類的基本權利。這一點不但台灣常做不到,特別是和大陸有關的人跟事,就連歐美也是一樣,只要是非我族類,就不管他們的意見和基本人權,這次中東難民的困境足為明證。

再就經濟而論,20世紀初,許多人認為自給自足的蘇維埃社會主義制度可以為人民建立烏托邦,當時這種理論也受到許多支持,特別是一些學者。然而實際上看,自私與競爭是人類的天性,齊頭式平等的社會主義便違反了這種規律,注定是行不通的。但到了21世紀,齊頭式思想好像又回來了。二戰以後的20世紀下半,已經證明開放式經濟是最能促進產業競爭力的,然而當現在台灣開始在談判各種區域的自由貿易協定時,保護主義似乎又借屍還魂。事實上,台灣的產業必須開放與全世界自由競爭,而不是在保護下的自由競爭。但台灣的經濟與社會似乎越來越封閉及害怕競爭,以這次的總統大選為例,健全的教育本來一直是民主政治的基石,但各組候選人在談到教育政策時,卻都主張升學不應透過考試,幾乎忘掉人類是靠競爭才能進步的。試問年輕人在學校沒有競爭,畢業後要靠什麼去跟世界競爭呢?

在以上的議題下,深感台灣的路已經走歪了,甚至比其它的國家走得更偏頗。如果台灣仍然停留在情緒下的民主,而不是法治與知識上的民主,就好像我們明知經濟進步要靠開放,實際上所做的卻是只想保護本國產業,這樣下去,台灣在2016年可能連1%的成長都無法達成。

我常想商人和政治人物有什麼不同?其實,做生意都是為了賺錢,一旦失敗的時候,身家散盡,破產恐是唯一之途。可是政治人物呢?出來從政的時候,口口聲聲都説是要服務老百姓,但如果沒有善盡服務的職責,也不會有任何罰則,多數的時候還可以連任。這也許就是民主政治最基本的問題。所以對台灣而言,如果不能回歸問題的基本面,從頭自我反省,則隧道盡頭的曙光將離我們越來越遠。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6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