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可被訓練的耐痛力
首頁 > 人物 > 洪 蘭台北 > 可被訓練的耐痛力
可被訓練的耐痛力 發文時間: 2016/1/4   文 / 洪 蘭台北 瀏覽數 / 99,250+
  •  

在上疼痛理論的課時,有學生問:「關公刮骨療傷」是否太誇張了?因為人對疼痛的忍受度不可能強到那個地步。又問:不怕痛是否就是勇敢,為什麼人會崇拜不怕痛的人?頓時,學生七嘴八舌的說起自己的疼痛經驗,他們想知道為什麼英雄好漢都不怕痛,疼痛的耐力是否可以被訓練?

可以的,有一個實驗的源起正是二位研究者在聊天時,談到他們去看牙醫都不打麻藥,他們有聽見鑽牙的聲音,也有感到神經被碰觸,但是並沒有覺得痛到不可忍受的地步,他們不懂為何別人打了麻藥還要哀嚎。於是決定去做個實驗看看。

這二個研究者一個在以色列當兵時,被地雷炸去雙腿,另一個是實驗室爆炸被火紋身,在醫院躺了三年。他們都是重大傷殘者,對以色列的傷兵醫院很熟悉,於是就去那裡貼布告,徵求自願者來做「有趣」的實驗。

他們請受試者把手放入攝氏48度的水中(溫泉水42度就很燙了)測量他們感到疼痛的時間(這是疼痛的閾),等痛到不可忍受時,才把手抽出來(這是疼痛的忍受度)。結果發現重度傷殘者疼痛的閾是10秒,忍受度是58秒,許多人還超過60秒,嚇得實驗者趕快請他把手抽出,免得灼傷;而輕傷者,手一放進水中4.5秒就喊痛,27秒就抽出了。顯示疼痛的耐力是因人而不同,那些天天受痛折磨的人(如灼傷的病人,每次換藥都像地獄走一回)習慣大痛,對鑽牙這種小痛就不當一回事了。

心不死,都有機會東山再起

人對環境的適應力真是令人驚異,或許就是這種適應力使人在赤道和北極都能適應下來。1797年,在法國南部Aveyron的森林中找到一個野孩子,當他被帶回文明社會,接受沐浴時,不論水多燙,他都笑嘻嘻的坐在浴桶中沒感覺。有人認為他的皮膚已經適應了法國冬天冷的氣候,才能赤身露體,無任何禦寒衣物的在森林中獨自生活13年。

其實,這個實驗最重要的地方不在痛的忍受度,而在發現了疼痛耐力差異的因素:院中有二個癌末的病人也來做了這個實驗,但是他們的疼痛忍受度卻完全不像重大傷殘者,手一伸進水中,就大叫著抽出來了。後來的研究才發現,忍受度跟人對疼痛的看法有關:做復健很痛苦,但在受苦的當下,知道今天的苦會帶來明天的健康,這苦就可以忍受;但是對癌症的病人來說,今天的苦只代表著病情的惡化,自己離死亡又更近了一步,因為心中沒有希望,這苦便忍不下了。

希望是支持人類出走非洲,克服天災人禍,綿延到現在最大的力量,從這實驗得知,哪怕只有一絲希望,只要知道苦盡甘會來,就可以撐得過去,古語:「哀莫大於心死」,現在景氣這麼低迷,只要心不死,都會有機會東山再起,人不可對未來失去希望。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6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