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我們就是要有翻轉自己未來的可能!
首頁 > 人物 > 蘇麗媚台北 > 我們就是要有翻轉自己未來的可能!
我們就是要有翻轉自己未來的可能! 發文時間: 2015/12/9   文 / 蘇麗媚台北 瀏覽數 / 12,750+
  •  

「如果我出來吶喊,就算做的東西不是真的那麼有影響,最差也會有小小的改變。」

「給我們一本課本,我們給孩子一座美術館」。2014年,因為陳慕天在TED×Taipei的一場演講,我認識了他。12分鐘演說中他生動、誠懇、隨時惹得全場大笑,但堅持自信在他身上卻從未減少。「念書是所有小孩最重要的任務,為什麼不能讓課本變得更美麗?」那天我對他做的事和對社會提出的疑問,至今記憶深刻。

陳慕天,24歲,自大學開始就積極參與校內公共事務的大男孩,大三時因為參與時代基金會YEF計劃,在歐洲體驗到美感衝擊,讓他開始思考台灣美感教育的重要,和同學張柏韋、當兵中的林宗諺,3個8年級生,憑藉著對美感的熱情,開啟了與台灣社會對美感知的公民運動!

「如果環境自然就具備美感,就不需要去改造。如果我們從小一落地開始就是在一個美的環境,現在何必教育? 」這天來訪的陳慕天、張柏韋和賴政宇三個人,對我表達著心中明白的思考及堅定。他們回想著三個人在歐洲當交換生,發現國外美學環境是耳濡目染的,國外孩子生活中更是處處美感,他們恍然明白台灣其實不缺厲害出色的設計師,卻缺乏有品味的消費者與當權者。他們決定從改變教科書下手,讓孩子們從接觸課本開始就感受到美感的薰陶,希望能為台灣真正的美感質變做點事。就如他們一開始說的:「如果我出來吶喊,就算做的東西不是真的那麼有影響,最差也會有小小的改變。」

這一刻我是相當有共鳴,聽起來美感教育可以解決的似乎是社會最小的問題,可是它影響的卻是最大的未來,就如同我對工作夥伴、孩子,都經常分享:「做不簡單的小事,來影響每個做大事的人。」

陳慕天舉例著說:「一個團員剛從英國回來,他拿菜市場DM給我們看,我們覺得很漂亮。所有爸媽都會去菜市場買東西,為什麼DM不可以像國外一樣好看?我們比較想要從生活中做一些改變,入侵台灣人生活,可以在裡面產生影響力。」

聽起來是這麼微小的一件事,在他心中對立面卻是巨大無比,我百分之百相信他們未來必定可能。台灣許多正做著大事的政治人物、企業家⋯,掌著權力、帶領著經濟、手握著這塊土地未來的所有大事,可是,年輕世代卻對這些做大事的人完全沒有信心?他們寧願相信自己,甚至只相信自己,就算是從身邊最小的事情做起,他們就是決心要擁有翻轉自己未來的可能。

張柏韋接著這話題回憶説:「去荷蘭交換學生的過程,所有人知道你來自台灣,下一個問題就是問你是不是中國的一部分? 那個時候被迫去面對很多屬於自己和土地關聯,你會重新檢視自己跟他的關係,會衍生很多想把他變好和歸屬感,會很想做一些好像可以改變台灣的事情。你會知道,如果你現在不為他說話,你就永遠不會說,這群人就永遠會這樣想著台灣。」賴政宇緊跟著補充:「就像如果你不試圖去為他(台灣)做點事,這事(台灣)就跟不存在一樣。」

的確,這片土地上人民生活是否幸福,很多東西是從生活中很細微的小事產生,一但每個人都開始做這件事情,全面性地去改變去改造,台灣才會踏踏實實地變好。勇敢去Try、無畏的相信心中所想,"敢出錯"正是年輕人最珍貴的本錢,珍貴在於那個出錯會變成成功的累積經驗。

談到失敗和困難,慕天說:「改造教科書美感這件事,最大的困難是一開始我沒辦法確定是對的,你無法用科學去證明。但我們發現一個關鍵點,有一課有隱藏一個小巧思在裡面,還是小孩子解釋給我聽我才理解。我非常訝異他們的感知能力比你想像中強烈敏感,所以你給他這些東西對他來說是有價值的。因為這件事情讓我們確定自己是走在一個對的方向,更有動力做這些事情。」

在我觀察中,這件事情不只是對台灣整個社會美感的推動、翻轉和改變,真正要講的更是"檢視"。美感是一個先對焦彼此的方法,就像我們在講台灣美感有問題,是一個普遍的狀態和習性。美感需要比較,兩個拿起來比較,找一個better,舉例來說像7-11,不是不好,而是你可以更好。就是不評價只是比較。

是否想以此創業?為了避免質疑,他們計畫用協會的NPO申請來保留那份純粹,「希望有人願意支持這個計畫。因為如果用一個公司名義去做,事實上只要跟政策有關,政府還是會擔心,會怕你們是不是有什麼想法,是不是要圖利? 」

我非常喜歡慕天說:「我們這一代生活環境真的很好,加上我們的學校不差,要找一份工作很簡單,所以既然你都活得這麼好了,為什麼我們不把創業這件事情範圍再定廣一點?因為大家覺得賺錢已經不是人生唯一價值了。」

賴政宇笑著說:「賺錢現階段對我來說不是重要急迫的事情,我很認同團隊的理念,我覺得做這件事情,心靈上可以得到非常多滿足和快樂,覺得自己好像有在為台灣和這個社會做點事。」

「事實上我們要的並不是錢」。團隊思考、在意社會觀感,我認為正是一種思想美感示範,很難得。在台灣部份相當成功的知名企業,社會觀感從來都非他們在乎的,甚至視為是窮人、失敗者仇富、找麻煩的藉口,團隊這個在意社會觀感的思考,為「美感」這二個字下了個更海闊天空的定義。

慕天:「就做吧不要想太多。」

柏韋:「做任何事都先想為什麼?不要停止思考,停止思考就輸了。」

政宇:「Don't miss any chance to be fabulous. 不要放棄每一個可以大放異彩的機會。」

在我看來,他們更可貴的是和社會可以"共利"的美麗初心,很漂亮,那個初心就如同他們和我們分享的這句話,乾淨美好。每個人都做自己可以做到的事,去讓這個地方變好。我們都期待台灣政府或是擁有資源的人,能多支持鼓勵年輕人,能夠讓改變在台灣更容易發生,讓這些年輕要做事的人能夠更簡單,能夠真正握有翻轉自己未來的可能!

最新文章/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6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