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從馬習會看台灣的「自虐」與「他虐」
首頁 > 人物 > 蘇起台北 > 從馬習會看台灣的「自虐」與「他虐」
從馬習會看台灣的「自虐」與「他虐」 發文時間: 2015/11/30   文 / 蘇起台北 瀏覽數 / 8,700+
  •  

11月7日在新加坡舉行的馬習會絕對是近年國際最大的盛事之一。據了解,將近200家媒體、600多位記者現身會場,其中1/3是國際媒體,2/3是兩岸及港澳媒體。馬習兩手互握的相片登上大多數各國文字與電子媒體的重要版面,不但讓台灣難得地在國際社會露臉,而且得到非常正面的評價。

但回到國內,大多數報導與評論好像仍然陷入政黨惡鬥的窠臼,以明年大選為取向,而不是超越政黨而以國家利益為取向。為什麼台灣與國際的看法會差得這麼遠? 

筆者以為最根本的原因是台灣孤立太久了,以致於今天許多人根本不知道,甚至不在乎外界怎麼變、怎麼想,凡事「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

起先我們的孤立是外面強逼的,但後來慢慢變成是我們自己把自己圈起來,不看、不聽、不想、不理。換句話說,既有「他虐」,也有「自虐」。

的確,自1971年中華民國退出聯合國及其相關組織以來,台灣就陷入嚴重的外交孤立。最低潮時我們只有21個邦交國與極少的政府間國際組織的會籍。  李登輝總統執政前半期的「務實外交」及馬英九總統的「活路外交」,總算讓台灣的國際空間稍微擴充,但也十分有限。這就使得我們的政府與民間愈來愈往內看,愈來愈像寓言故事裡的「井底之蛙」。

美國前國務卿希拉蕊在卸職前驕傲地透露,她在四年任內曾訪問了一百個國家,包括中國大陸的所有鄰國。筆者曾在歐洲舉行的一次國際會議上親耳聽到德國外交部長說,他僅僅在任兩年就已經訪問了一百個國家。這對我們中華民國的外交部長來說,絕對是不可能的任務。

比雙邊關係更糟的是多邊國際組織的參與。早年外交界的先進多多少少還有參與國際組織會議或活動的經驗。最近幾十年由於全球化的緣故,國際組織愈來愈多,所討論的題目也越來越龐雜,每天不知有多少國際活動在進行。但台灣絕大多數涉外的高層官員,包括筆者在內,都沒有類似的歷練。這種孤立使得台灣近幾十年與國際社會的關係愈來愈疏離。在各種國際規則(譬如1982年的海洋法)紛紛進行大翻修的時代,台灣完全成為旁觀者。不管國際規範怎麼制訂或修訂,我們只能照單全收(taker),不依規範行事還要受罰。我們從來不是這些新規範的制定者(maker),甚至不是參與影響者(shaper)。

照說碰到這種情況,本來台灣可以凝聚內部力量,在國際上務實地多交朋友少樹敵,逢山開路,遇水搭橋,逐步累積自己的資源與信用。以國際空間如此之大,只要我們努力,一定會有一席之地。即使碰到像北京這樣強大的對手,也可以靠智慧與耐心「求同存異」,積極尋找互利互惠的可能。李馬兩位總統不都已證明這是可以做到的?

可惜台灣後來卻是自己把自己孤立起來。這個起點大概是台灣的民主化。自1990年代初期,政治精英開始不分黨派地瘋狂投入權力的爭奪戰。頻繁的選舉與「勝者全拿」的遊戲規則迫使他們經年累月只專注於國內選票的經營,每天只知跟著民調跑,或「看媒體治國」,而忽視國家長遠利益的設計及追求,更不肯花心思在沒有選票的涉外問題上。有時為了彰顯台灣的「主體性」,還故意展現「橫眉冷對千夫指」而不懼的氣概。

部分媒體「愚民」的作用與政黨一樣大。民主化後的媒體曾經大致實踐了當初民主的理想,滿足了民眾「知的權利」。但曾幾何時一些媒體卻墮落成國人心靈的亂源,讓他們只知道眼皮底下雞毛蒜皮的小事,完全無視攸關國家前途、人民幸福的大事。更糟的是,它們還忘了媒體應該在國內的政治遊戲中維持一定的客觀性與中立性;評論可以有色彩,但報導卻應該客觀。在這樣煽色腥的媒體大環境裏,最常被犧牲的就是國外的新聞。久而久之,民眾根本不知道外面世界的千變萬化。

所以台灣今天的孤立是「他虐」加上「自虐」的結果。只批判「他虐」而不尋求問題的適當解決,不但不會緩和孤立,反而徒然強化「自虐」。筆者以為,緩和孤立的關鍵還繫於溝通的有無,其中包括內部及外部的溝通。

內部的關鍵又在前述的政黨與媒體的手上。因為任何民主社會都靠「政黨」與「媒體」來整合民眾不同的意見,最後才由行政及立法部門決策與執行。但今天台灣的政黨早已淪落成選舉的機器與鬥爭的工具。部分媒體也墮落成政爭的打手與商業的俘虜。兩者都沒有發揮它們應有的整合民意的功能。所以台灣民眾儘管高興且驕傲地自由發表意見,但他們的意見事實上極少被整合成可以解決問題的方案。

譬如,大家都知道兩岸關係重要,但這些年來,大陸政策永遠只是政黨鬥爭中的政治皮球。相關歧見不只政黨間始終沒有討論,甚至連政黨內部都沒有整合。不只沒有整合,似乎連努力整合的跡象都看不到。難道大陸政策在黨內及兩黨之間的距離竟然遙遠到沒有任何妥協合作的空間?內部分裂至此,如何進行外部的溝通?

兩岸的距離原本比台灣內部更遠。但事實證明,事在人為;不是不能,而是不為。李登輝時期的「一中各表」及馬英九時期的「九二共識」為遙遠的兩岸搭起了溝通的橋樑。原來只能透過海基會與海協會的「白手套」來握手,現在不只進展到部會首長的見面,還提升到馬習兩位最高領導人的面談。這是台灣孤立最大的突破,是「他虐」降低的一大步。令人遺憾的是,台灣好像還是陷於(甚至享受)「自虐」而不自知。

明年如果兩岸的既有橋樑被切斷,又沒搭起新橋,兩岸難得順暢的溝通就會中止。眼看現在各國普遍與大陸積極溝通往來,到時候台灣恐將不只是「他虐」而且是「他們虐」。真不知仍忙於「自虐」的政治人物及媒體是否已慮及於此?

(本文作者為台北論壇基金會董事長、國安會秘書長)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6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