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求富還是求均?
首頁 > 人物 > 張安平台北 > 求富還是求均?
求富還是求均? 發文時間: 2015/11/30   文 / 張安平台北 瀏覽數 / 12,750+
  •  

最近社會上常常討論台灣在經濟政策上到底應該求富還是求均?求富或是求均有沒有優先順序?最簡單的答案就是兩種都必須追求,但如果用不擇手段的方法,都是不對的。

人基本上是自私的,這從人類進化史中可以看出,只要人類一出現,所有大型動物幾乎都被人類消滅。所以所有主要宗教都不要人「求富」,因為過度求富就會造成破壞的行為和特別價值的歪曲。

雖然現在的基督教新教的工作精神(Protestant work ethics)加上資本主義(Capitalism)已成為現在全世界商業社會的基本價值觀,但大多數世人仍對商人都帶一點有色眼光,好像商人都是唯利是圖,這跟世界上對依壁鳩魯學派(Epicurean),中文翻成享樂主義,的誤解是一樣的。多數人對壁鳩魯學派的印象是他們只要活在當下,只要物質上短暫的享樂。其實最早的壁鳩魯學派是要過的有美德的生活,並不注重物質上的享樂,他們只要過一個簡單沒有痛苦的生活,這跟後來羅馬時期的享樂主義(Hedonism),中文也翻成享樂主義,非常的不一樣。羅馬的Hedonism就是我們現在瞭解的只要享樂的物質主義。

依壁鳩魯學派主要的哲學家之一,認為世界上最基本的結構單元(building block)就是原子(Atom)的盧克萊修(Lucretius),表示原子(Atom)這個字也是他發明的。當時的壁鳩魯學派要瞭解大自然和人跟自然界的關係。他們大多數是素食者且不從事政治。但因為他們是無神論者,所以被後來的人形容成為罪人,基本上他們是被誤解了二千年。其實無論古今,享樂是很多人做事的目標,但享樂同時也是人類做事最卑劣的動機。但並不是所有的商人都是無利不圖的人,也不是每一個商人都要追求短期的最大利潤。我們需要一個理性平衡的社會,也就是一個同時求富及同時求均的社會,要有一個混合型的經濟制度才會有一個有效率的政府和民間企業。這也表示我們需要有遠見的政治領袖和有效率的政治制度,加上有創意及有動力的民間企業。

現在社會主義思想,越來越流行。但英國首相邱吉爾先生(Winston Churchill)曾說過:「資本主義先天的罪惡,是人們可以不平等地分享福利;而社會主義的美德卻是大家都要平均分擔痛苦」。 即使資本主義有它的弊病,它仍然是在過去數百年裡,最能改善地球上數十億人類生活的制度。民主和社會主義只有一個共同之處,那就是平等。民主主義是尋求自由中的平等,而社會主義則是在約束中求平等。

所有政權都自認是公平正義。但什麼是公平的標準?是自由?是機會?是財富?還是法律?這四樣公平,如果排列其重要性的先後順序,應該是法律,自由,機會,最後才是財富。其實,一個社會最高的目的,絕對不是財富,而是美德和自由思想。民主政治或資本主義都不是人們一生追求最終的目標,它們只是過程中的一些方法,能讓每一個人能自由發揮自己的能力。這兩個制度也都有個開放的架構及自動回饋的動態系統,能不停的調整自己。而且,這兩個制度的基本精神,都是尊重對人的自主性及人的尊嚴。

現在很多人都專注於資本主義所造成不公平的結果,其實現在制度的成功是給予人民公平的機會,但是可能會有不一樣的結果,如果每個人工作結果都是一樣的話,那就沒有人要努力了,就像不是每一個人都能成為律師、醫生或科學家一樣。的確,所得不均會導致社會的不穩定,但歷史上有任何災難性事件是因為所得不均而引起的嗎?一直以來,人類的悲劇常是因為政治權力過分集中並濫用所造成的。要記得國家或世界的衝突,通常是政治人物個人的政治野心所造成。民主的政治制度一直到今天仍無法解決這個問題。稍加回顧即知,是標榜民主的希臘人把蘇格拉底判處死刑的;是共和政體的佛羅倫斯把但丁和佩脫拉克(Petrarch)驅逐出境的; 也是二次世界大戰前的民主選舉把希特勒和墨索里尼選出來的。

大家要記得沒有一個政府是真正「仁慈」的,也很少有真正遵照「公民共和美德(Civic Republican Virtues)」的傳統精神去治國的政客。十七世紀的英國政治哲學家托馬斯.霍布士(Thomas Hobbes)在他的著作「利維坦(Leviathan)」中曾經指出,政府是必要之惡,也需要靠稅收來維持。一個商業社會要成為基於企業家精神的創意之源,但必要條件之一是政府的運作必須非常有效率,所以必須要付稅,其實,資本論中也說到繳稅的重要性。

不論是民主制度或資本主義,都需要一些社會的倫理和道德規範做基礎。地球並沒有無限的資源。世界如果要永續存在,需要我們所有的人更加寬容,更關懷他人,也更需要遵守道德價值。真正的平等不應該從制度中強求。它必須來自教育以及從每個人的內心出發。

資本主義可以創造最大的財富,但財富集中在少數人的手中,當然也會引發一系列的社會和政治問題。我們需要有遠見的政治領袖和有效率的政治制度,能找出公平競爭和政府管理的平衡點,以追求社會正義,如此才能達到符合企業精神的資本主義和社會福利資本主義之間最有力的平衡關係。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6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