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今日香港,明日台灣?
首頁 > 人物 > 尤虹文紐約 > 今日香港,明日台灣?
今日香港,明日台灣? 發文時間: 2015/11/27   文 / 尤虹文紐約 瀏覽數 / 22,400+
  •  

每次聽到今日香港,明日台灣,總是有點錯愕。我在香港短暫停留的幾個月時間裏,感受了香港的人情冷暖,進而思考這個口號背後的真正含義。

首先,香港多年來貧富懸殊,物價高漲,有將近二十萬港人選擇住香港式「房中房」(二房東將普通住宅單位分間成細小的獨立單位),人均居住面積只有1.7坪,還有更差的籠房,木板隔間房,或是上床下廁房,月租還要價兩千兩百元港幣。香港人的努力和收入,與住房面積的比例,是全世界最不公平的。香港朋友說,月薪五萬港幣以下的家庭,父母必須身兼數職,因為一份薪水在香港根本不夠生活。但是,香港家庭負債占生產總值比率升至 59%,已經直逼2002 年60%的歷史高點,2011 年香港的貧富不均指標基尼係數(GiniCoefficient)更高達 0.537, 逼近聯合國0.6危險指標(台灣的基尼係數為0.34)美國朋友以同樣的價錢,在台北台大附近租到三房,搬到香港卻只能負擔一個窄小的studio 。一位哈佛學長的媽媽笑著對他說:「你這樣香港的租金,回來台北都可以住帝寶了?」但是香港買房又買不起。全球房價最貴地區排名非香港莫屬,面積很小的房子,動輒數百萬港幣,最高房價可達到每平方米12萬美元。

因為貧富懸殊,香港人長久以來斤斤計較住宅座落處所。如果說家在港島半山,可能會對你另眼相看;如果住家離中環地鐵30分鐘,就可能會被歧視。朋友告訴我,他兒子學業優秀,只因為住在比較差的區域,香港女性友人就不願意進一步交往,兒子大學畢業後毅然決然到美國深造。

貧富懸殊也造成嚴重的教育問題。太多的家長希望將孩子送進港島僅有的19家私立學校,為了將來出國留學把中文(國語)和英語學好,奠定基礎,學費一年高達19萬港幣 。一個朋友20年前就將孩子移民到澳洲,因為他移民的費用和生活費遠少於送孩子上香港國際學校的費用,再加上有些學校除了高學雜費外,還向父母募收三百萬港幣的 debenture (無擔保債劵),沒有錢就排不到名額,12年後孩子畢業時才無息歸還。如此要價,負擔得起的香港父母不但趨之若鶩,甚至有二手市場賣更高價。 了解香港的教育朋友都開玩笑說香港父母一懷孕,肚子裡的小嬰兒就等著排隊上學。因為地小人多,金錢至上,在香港難免遇到勢利眼的香港人。我因事拜訪一位香港會計師,一頭俐落的短髮,濃厚的脂粉下,乍見面非常熱絡,炫耀著告訴我她的辦公室在繁華的中環高樓,她家住在寸土寸金的港島銅鑼灣,擁有加拿大的學經歷等等。但是當她發現我並不從事財經或投資銀行,她完全對我失去了興趣。接下來和她在一起談話的分分秒秒,都能感覺到她的不悅和急於結束。

當然,隱藏在這曾經耀眼的東方明珠底下,仍然有對生命懷抱希望,發光發亮的小人物。例如我們街口認識的一對年輕夫婦,他們跟另外八位年輕人合作,在香港新界承租了一個小小的有機農場,然後在北角經營十人座的FARMER 農夫小餐廳。 所有的原料都由自己的農場提供,每個禮拜都有新的菜單,簡約中蘊涵食物最初的美味,讓客人讚不絕口。老闆負責準備食材,老闆娘負責招呼客人。小店沒有什麼高利潤,但是店不忙的時候,兩個人總是手捧著一本有機農耕或是義大利蔬食的書,津津有味的讀著。讓我第一次體會到,原來我國傳統的耕讀世家,就是像他們兩位這樣的利己利人、恬淡自如。

另外一位是旅館的清潔阿姨。我從來不知道她的名字,但是見到穿著白色制服黑棉鞋的她,總是以最真誠的笑容跟我輕聲問候您好。在住宿上有任何問題麻煩她,她從來沒有一絲不耐煩。她的服務工作或許微不足道,但是她是那麼敬業,連打掃廁所都一邊輕輕哼唱,好像是全世界最愉快的差事。有一次我外出時被蚊蟲咬傷而皮膚過敏,她竟然幫我更換全棉的床單,急著讓我試試看皮膚會不會感覺好一些,好像是她自己被咬傷似的。打從心底為客人著想的同理心,讓客人都感覺在陽光底下曬太陽似的,特別溫暖。

飛離香港前,一直很希望親自向這位阿姨道謝。但是因為匆促,我忘了記下她的名字,為了彌補遺憾,想到一個折衷的方法:我上網找到旅館的總經理,希望他代我轉達對這位清潔阿姨的誠摯謝意。總經理當天馬上回覆我,他們已經獎勵這位清潔人員:萬阿姨。萬阿姨賦予她的工作尊重,因此獲得客人的尊重;她熱愛的不僅僅是服務工作,她熱愛的更是生命。

今日香港,明日台灣這個口號,低估台灣和香港的差異,也忽略了台灣最寶貴的資產就是人的事實:香港每天工作到沒命的底層市民,連一個有尊嚴,可以堂堂正正大小便,有家感覺的居住環境都沒有;香港樓價貴到畸形,一個停車位可以大過市民的居住空間;香港的父母可以為三歲兒子置產買房,因為擔心樓價越來越貴;香港的年輕人雨傘革命(Umbrella revolution),因為他們離開香港成本太高,但上升空間(upward mobility)卻極為狹小,即使讀港大也看不到對未來的希望。

台灣呢?外國遊客總說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有許多默默無聞如萬阿姨,或是那對耕讀的年輕夫婦,熱愛生命,熱愛這片島嶼的小人物;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有許多優秀的教師,孜孜矻矻,春風化雨,讓台灣下一代依然擁有優質的教育;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擁有強烈公民意識的年輕人,不向錢看齊,不被地產霸權挾持綁架。

如同一位香港朋友說的,其實更恰當的說法是今日香港,昨日台灣:目前香港人對外來大陸人的不滿,恰似當年台灣人和外省人之間的糾葛矛盾。六十多年後,台灣人應該早已充滿自信:其包容性,開放性,應成為亞洲各國社會的明燈 (beacon)。只要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社會就不會失去方向;只要台灣人看清自己的優越的戰略地位和價值,台灣還是充滿著希望。

最新文章/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6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