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再論當今健保與醫病關係
首頁 > 人物 > 魏 崢台北 > 再論當今健保與醫病關係
再論當今健保與醫病關係 發文時間: 2015/11/10   文 / 魏 崢台北 瀏覽數 / 15,400+
  •  

在資訊快速翻轉、流通的網路世界,讀到一篇朋友轉寄協和醫科大學袁鍾教授在國際臨床科室管理年會上,以「做與文化相適應的醫師」為題之演講內容摘要。

文章的起首節錄了演講中的一段話:

一個人找你看病,把所有隱私告訴你,把衣服脫光了讓你檢查,把所有痛苦告訴你,把生命都交給你,(你)這種人是僅次於神的人,而不是一般人。

醫師雖然不是神,卻常肩負著猶如上帝的工作,決定著病人的生死。這讓我想起小時候員林鎮上的江小兒科醫師,在那衣食都無以溫飽而又沒有健康保險的年代,生病的時候都要花上一筆可觀的錢去醫病。那時大多數的家庭經濟都不怎麼寬裕,交通也不方便,要到大醫院去找名醫看病是不太可能的事情,因此小鎮醫師成為當地百姓很重要的依靠。所幸那時醫病關係非常單純,看病的收費也是因人而異,都是在醫生看完病時才開出收費單,有錢人的收費比較高,沒錢的人可能收費很低或甚至於不收費,病人不會討價還價,鞠躬感謝醫師的治療後離去,醫生也普遍受到老百姓的極度愛戴與尊重,以當時的物價而言,看病並不便宜,但沒有人嫌貴,也沒有人對醫生惡言相向。

曾幾何時我們的政府開啟了全民健保的時代,人們按月依收入高低繳交不同程度的健保費,政客把這樣的政策當成為他們炫耀的政績,醫界雖然期期以為在沒有充分準備的情況下不可貿然實施,但怎麼擋得住人民對這樣美好願景的期待。從此醫生與病人面對面看病的時候,中間隔了一層看不到的健保,開始互相有了猜忌。病人認為他交了健保費就代表醫生無論如何要替我把病治好,而醫生卻常常思考到底要讓病人瞭解有很多費用是健保不予給付而需自費,或者乾脆就不提比較有效的治療方法,免生誤會。更甚者,病人認為所有的醫療費用都進了醫生口袋,醫生一定從健保賺了很多錢,若醫不好,便告上法院,好好敲詐醫師一筆錢做為補償,醫病關係從此變得越來越差。

除非是個人開業的診所,醫生在醫院看病,領的是醫院付的薪水,健保署把審查核刪後的費用給了醫院,醫院的經營者才是決定醫生待遇的人,當健保給醫院的費用越來越低的時候,醫院的經營者當然是先減少醫師的待遇,因此在醫院看病的醫生,不止要看病人的臉色,還要看醫院經營者的臉色!醫院的經營者有好有壞,但他們都不能讓醫院虧錢或倒閉,好的經營者還顧慮到醫院的社會責任與員工的待遇,讓醫院少賺點錢,但苛刻的醫院經營者則會想辦法多賺點錢。即便如此,以現在的健保給付如此低的情況看來,已經沒有任何醫院可以賺大錢了。

我相信每個願意投身醫療行業的人,年輕時都曾經懷抱著懸壺濟世的熱忱,但在多年的磨練與挫折後,有些人已經心灰意冷。要如何說服這些人重拾信心呢,我覺得除了要求社會給予他們鼓勵外,還要提醒他們當初決定行醫的初衷。正如袁教授演講中所說:「只想賺錢,千萬別當醫師,這個社會比當醫生賺錢的工作還有很多…」;在呼籲社會大眾重視醫院經營的困難與醫師尷尬的處境的同時,我覺得醫師要先從自己的觀念改變起。

我很幸運,在學習的過程中,有優秀的師長樹立典範,引領著大家前進,影響自己最深遠的則是被喻為「外科國寶」的文忠傑教授。文教授無私開放的胸襟、以病人利益為優先考量的精神成為後生晚輩遵循的榜樣,即便到了百歲體力孱弱,他仍然維持每月出席三軍總醫院外科部病例討論會的習慣,仔細聆聽每個須要檢討的病例,對疑異處提出質問,如果有不當的處置他會不假辭色罵到讓你心悅誠服。

他曾經講述一則大陸淪陷前他在北京協和醫院任職住院醫師的軼事,那件事差點讓他當不成住院總醫師。病人是不慎被族人獵槍傷及命根子的蒙古酋長之子,一路由蒙古草原趕赴北京就醫,由於路途遙遠,傷處早已化膿潰爛,當時仍是住院醫師的文教授陪同該病患的主治醫師前往診查時,主治醫師認為已經感染,無法保留那命根子,決定隔天為患者進行陰莖切除術。但文教授認為這手術會影響這個年輕人一生的幸福,就跟這位主治醫師提出延緩手術的建議,但主治醫師話已經出口不願更改。文教授心裡覺得這手術關係到傳宗接代,並不像割割盲腸,說來一派輕鬆,於是第二天趁泌尿科主任巡房時,直接越級報告主任,這位主任醫術精湛、經驗豐富,同意文教授的看法,認為命根子絕不可輕易切除,親自為這位病患清理壞死組織,等感染痊癒了才作縫合,保住了病患的命根子,日後更順利生了小孩。這件事看來正確,但文教授卻得罪了那名主治醫師,因此在他昇任總醫師的會議上遭到那位主治醫師的極力杯葛,所幸泌尿科主任力挺,才得以破例以一年昇任兩位總醫師方式,留任當時非常有名的協和醫院。

醫師一個審慎的決定,有時可能改變病人一輩子的命運,在做任何決定的時候,怎麼能夠不仔細謹慎呢?為醫者如果沒有同理心,就不會有正面的醫病關係,而當病人的利益被犧牲後,就更不可能有良善的治療結果。

文忠傑教授出身非常富裕的家庭,卻將一生無私地奉獻於醫學教育上,他以病人福祉為首要顧念的醫者精神,年輕人或許認為論調八股或老生常談,但當它內化成為一種信念時,往往正是支持你繼續,甚至前進的力量。

 

最新文章/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6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