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我要創造「人生三百歲」
首頁 > 人物 > 星雲大師高雄 > 我要創造「人生三百歲」
我要創造「人生三百歲」 發文時間: 2015/11/7   文 / 星雲大師高雄 瀏覽數 / 5,750+
  •  

「人生300歲」,你問我哪有可能?彭祖的880歲只是傳說,菩提流志活到156,那好像是人類最高的年齡吧!但貧僧的「300歲」,不是指年歲的數字,而是指在人間貢獻的事業、功業,即使人生歲月只有短暫數十年,也要把它擴展到極致,在精神意義上能到達「300歲」。

先來說「人生30歲」這個小故事。

美好歲月 精華是三十年

話說有一天,閻羅王在審判人間的孤魂野鬼,善惡因果,他驚堂一拍,喊道:「趙大,你在人間,為人正直,造橋鋪路,守道有德,信仰因果,讓你到人間繼續做人,壽命30歲。」趙大聽了以後,叩頭謝恩,站在一旁。

閻羅王又再驚堂一拍:「秦二聽著,你過去在世間上,愚昧無明,不明事理,對世間毫無貢獻,現在讓你返回人間做牛,也是壽命30歲。」秦二一聽,大驚失色,對閻羅王說:「做牛做馬,得拉車犁田,最後還要給人一殺,吃我的肉,剝我的皮,太辛苦了,我不要30年,給我15年就好了。」閻羅王說:「還有15年怎麼辦呢?」做人的趙大立刻跪下,對閻羅王說:「牛的15年壽命,就給我吧!」閻羅王承認,所以人的壽命從30歲增加到45歲。

閻羅王又再驚堂一拍:「孫三,你過去在人間欺善怕惡,凶惡無比,不明因果,惡性重大,現在讓你回到人間做狗,壽命30歲。」做狗的孫三一聽:「閻羅王,做狗只能吃殘羹剩菜,每日替人看守門戶,還要被人吆喝棒打,太苦了,我也只要15年就夠了!」趙大一跪,說:「閻羅王,狗的15年壽命也給我吧!」人,於是從45歲增加到60歲了。

閻羅王又再驚堂一拍:「李四,你在人間做人滑頭,欺騙說謊,狡猾多詐,魚肉鄉民,讓你返回人間做猴子,壽命30歲。」李四一聽大驚:「閻羅王,猴子住在山中,日曬風吹,飢寒交迫,有一餐沒一餐,只能以水果裹腹,還要隨時害怕獵人的弓箭,每日恐怖為生,我只要15歲就夠了。」趙大又說:「閻羅王,猴子的15年也給我吧!」就這樣,人可以活到75歲了。

現在世間上的牛、馬、狗、猴子等畜生,壽命大概都是十幾歲,牠們的生命都給人爭取走了。因此,閻羅王給人,只有30歲,可以說人生所有的美好歲月,只有30年。30歲以前,幼年父母養育,少年老師教導,不愁吃穿,要什麼有什麼;臨到20歲,談情說愛,四處遊玩,人生多麼美妙。

真正人生 始於服務大眾

但30歲之後,成家立業、養育兒女,做了家庭兒女的馬牛,這本來就是牛馬的年歲。45歲到60歲,兒女都長大了,出外創業、談情說愛,終日在外流連;回到家裡,老父老母都讓兒女先吃飯,父母就吃他們剩下來的剩飯剩菜;兒女吃過以後揚長而去,在外面吃喝玩樂,到了半夜回來,還要老父老母守門等候他們,這時候就屬於狗的生命了。60歲以後,年老了,老病死生不曉得什麼時候到來,就等於猴子每天害怕無常的弓箭射到自己,而這本來就是從猴子得來的壽命。

所以,人生美好的時光只有30年,30歲以後,為兒女做馬牛,為兒女看家、守夜,60歲以後,只怕老病死生的無常,你說人生的意義是什麼嗎?這就是一般社會家庭的情況了。

佛經裡有一則「4歲老翁」的故事頗能發人深省:

有一位白髮蒼蒼,齒牙脫落的老公公,有人問他:「老先生!你今年高壽?」

老先生回答:「4歲。」

對方一臉狐疑地說:「不要開玩笑了,你鬚髮全白,少說也有七、八十來歲了,怎麼會只有四歲呢?」

老先生回答:「唉!說來慚愧,我實際年齡雖然已經80了,但那只是馬齒徒增而已。我過去的人生是在因循苟且中渾渾噩噩地度過,我真正的人生是從四年前修學佛法開始。這四年來,我才懂得去追求人生的真理,我從行善助人、服務大眾中,體會到人生的意義與價值,所以覺得自己好像才只活了四歲。」

人生究竟是4歲呢?30歲呢?70歲呢?都不是標準。最標準的人生,每個人應該都能創造「人生300歲」。

珍惜生命 工作講究效率

我知道,人生數十寒暑,哪裡有三百歲的可能?但我盡量珍惜生命,沒有假期,沒有年節休息,不但善用人生的時間,並且在工作的時候講究效率。例如,別人建一座寺廟要蓋多少年,辦一所大學,也要花多少的時日,但是我建設了二、三百所寺院,四、五所大學,另外還有中學、小學、幼稚園和其他事業等,我在這許多的好因好緣之下,感覺自己真的像活了300歲以上了。

回想過去有一位日本企業家松下幸之助先生,就是主張人生要能活到「300歲」的創始者。他不但身體力行,模範後學,而且積極為日本政經界培養具有奉獻精神的接班人。松下先生的成功,也是從小工、苦難裡慢慢發展起來的,被譽為經營之神的他,有一段經典的話,他說:當員工有一百人時,我必須站在員工前面,帶頭做事,以身教來領導。當員工有一千人時,我必須站在員工中間,指揮協調,分層負責。當員工有一萬人時,我只有站在樓頂上,在員工的後面向他們合掌,感謝他們的勤勞。

實在說,人生數十寒暑,其中的勞苦艱辛,與豬馬牛羊,又有什麼分別呢?因此,為了能度過酸甜苦辣的一生,我們必須超越世間法,超越六道以外的思想,學習聖賢的作為,以智慧、正直、善良、深信因果,盡情發揮生命的潛能,努力在精神事業上過到「300歲」,甚至能像阿彌陀佛一樣,活出無量壽,散發無量光。試問,你希望活出「30歲」,抑或「300歲」的人生呢?

話說回來,現在的人,正常究竟能活到多少歲?在聯合國人口局的統計中,平均日本人84.2歲、澳洲人82歲、德國人80.3歲、美國人78.6歲、中國人75歲。

人生七十 持續生命光華

記得1957年,張群先生在68歲生日壽宴上,喊出「人生七十剛開始」,推翻了「人生七十古來稀」的說法。像日本,有一對著名的雙胞胎姊妹金婆婆、銀婆婆,她們在102歲的時候,還到台灣來旅遊;住在我們佛光精舍的李逸塵女士,她是晚清大臣李鴻章的孫女,活了106歲;在宜蘭仁愛之家,有一位長輩許蟬旭活了113歲,我去訪問的時候,他還唱歌跳舞給我們欣賞。世界上哪裡的人壽命最長?據說是新疆。那裡有一位人瑞即將130歲,被認證是世界第一長壽的人,而且村莊裡超過一百歲的老人還有很多。

過去,統一企業創辦人吳修齊居士每年都在佛光山過壽,他70歲的時候,發了一個願心,說:「我如果能活到80歲,就把台南一塊土地捐給佛光山。」之後,他在過80歲壽誕時,真的把台南藥專旁的一塊農地捐贈給佛光山,他對我說:「希望可以活到90歲。」

在他說了這一句話後,貧僧深深地為他祝福,希望佛祖加佑善人,滿其所願,還特地做了一首打油詩祝賀他:

「人生六十稱甲子,真正歲月七十才開始,八十還是小弟弟,九十壽翁多來兮,百歲人傑不稀奇。神秀一百零二歲;佛圖澄大師,還可稱做老大哥;多聞第一的阿難陀,整整活了一百二十歲;趙州和虛雲,共活了二百四十歲;菩提流志一百五十六。其實人人都是無量壽,生命馬拉松,看誰活得久?」

後來,吳修齊居士在2005年,以93歲高齡往生,也算是所願成就了。

千古賢名 於志非關年齡

佛教認為,壽命有階段性,一期一期,就像時辰鐘一樣,從1點走到12點,再由12點走到1點,循環不已,會再回來,所謂六道輪迴,生命不死。因此也可以說,人人都是無量壽。

實在說,人,何必到了耄耋高齡才在感嘆?為什麼不及早把握人生,珍惜生命呢?尤其,現在的老年人和年輕人都有代溝,主要因為老年人不願與時俱進,思想容易落伍。佛教講的「轉法輪」,就是不斷滾動向前,所謂滾石不生苔。因此,貧僧經常警惕自己:不要做四歲老翁,而應該立志過「300歲的人生」。

況且,人類生命的價值,不是活70歲、80歲。像顏回只活了30歲,他的善德賢名不是流傳千古嗎?僧肇大師也只活了31歲,他的一部《肇論》,千百年來不也深深地影響著中國佛教思想嗎?曾經響應辛亥革命,發動反對袁世凱洪憲帝制,讓國家起死回生的護國大將軍蔡松坡,也只活了34歲。

其實,佛教倡導年輕化,不僅佛陀在31歲就已證悟成道、弘法利生,過去很多開悟的禪師也都非常年輕。例如:六祖惠能大師,他26歲就悟道了;玄奘大師到西天取經時,也才20多歲;還有南海普陀山佛頂寺的開山祖師,就是一位沙彌,留下了「沙彌祖師創叢林」的美談。因此,中國俗諺說:「有志不在年高,老而不死謂之賊。」

曾經,有個小孩登基做了皇帝,他在龍椅上哭泣,可是大臣卻在下面禮拜,喊著:「萬歲、萬歲、萬萬歲。」事實上,世間哪裡有萬年的王朝?人都希望被稱「萬歲」,但其實「萬歲」這個名稱,在《戰國策》裡楚王說:「寡人萬歲千秋之後,誰與樂此矣?」所以人死也叫「萬歲之後」。

達三百歲 勿等待勤實踐

貧僧認為,壽命有所謂年月的壽命、言論的壽命、思想的壽命、事業的壽命、文字的壽命、功德的壽命、道德的壽命。像孔子、孟子、佛陀,就是道德思想的壽命;像顏回、僧肇、玄奘,就是智慧功德的壽命。因此,我們不要只從時間上、色身上去計較長短,更應該從其他方面去思量久暫,能夠影響深遠,利益群生,才是我們應該重視的壽命。中國古德所說三不朽:立德、立功、立言,不正是無量壽的主張嗎?

回想起來,貧僧20歲離開佛教學院後,就將自己奉獻給社會大眾,一生都沒有過假期,別說是年假、暑假、寒假,甚至星期假日我比別人還要更加忙碌。從早到晚我沒有休息,不但在教室、講堂、體育館裡弘法利生,在走路的時候、在下課的空檔,甚至在汽車、火車、高鐵、飛機上,我都在辦公、閱稿、讀書。每一天,我都在分秒必爭、精打細算中度過。貧僧曾經自許,如果一天能做五個人的工作,到了80歲,就有60年的壽命為人服務,60乘以五,就是300歲了。如今貧僧即將90歲,可以說,70年來,我孜孜不倦,努力不懈地實現「人生300歲」的理想,因為300歲不是等待來的,不是投機取巧來的,是靠自己辛勤創造出來的。

拿寫文章來說,別人一天寫一、兩千字,我從小就訓練自己每天能寫一、兩萬字;除了陪客人吃飯,我吃飯通常只要五分鐘,最多十分鐘,為什麼?為了爭取時間做事。比方看報紙,有人看一份報紙需要一、兩個小時,我可能三、五分鐘就看完了。又比方看書,有人一本書看了幾個月,我可能一天看完幾本書。像最近(2015年4月)鑑真圖書館、大覺寺舉辦「素食博覽會」,他們的籌備工作一個月前就開始,常常幾十人開會、商量、討論;若是我,可能只要兩、三個人,就能在兩、三天內把計畫完成。貧僧主張:做事要化繁為簡,實在不需要浪費時間。

唐伯虎有一首打油詩,形容人生的短暫,道盡了古往今來許多人心中的遺憾:

「人生七十古稀,我年七十為奇,前十年幼小,後十年衰老;中間只有五十年,一半又在夜裡過了。算來只有二十五年在世,受盡多少奔波煩惱。」

生命不朽 分秒爭取善用

看起來,屬於我們能運用的人生,實在有限。然而,如果你了解生命的意義,就能從另一個層面展現生命不朽的價值。就像尼拘陀樹,即使只有一粒種子,也能夠繁衍出無限生機。真正懂得生命的人,是不會受時間限制,不會受空間阻礙的。

貧僧的「人生300歲」,主要希望勉勵人:能夠勤勞、愛惜時間,不要敷衍拖延,消磨時光。我覺得韶光易逝,歲月荏苒,「等待」是生命的殺手。即使是掃地、洗碗、抹桌子,你若慢慢做,也是浪費生命。記得以前我掃地、抹桌的時候,由於灰塵天天有,為了清除灰塵,每天花去我不少時間,於是我就盤算如何快速清理桌上的灰塵?因而就想出,只要先用雞毛撢子拍掉灰塵,等兩、三天,集中一次灑水、抹桌、掃地、拖地,那麼地上的灰塵也就沒有了,不但節省時間,也能達到清潔的效用。

比方看書,我大概不會從第一頁開始,通常都從最後一頁,為什麼呢?因為我先知道結局,就能掌握住主題,也就能順暢快速的讀完它,甚至跳過幾頁也不要緊。就如同看藏經,可以看得懂的先看,不一定從前面看,也可以從後面看。

記得在棲霞山讀書時,給我最強烈的訓練,就是六、七年的行堂工作。當時棲霞山有四、五百人,吃飯時,各堂口都是一家家自己拿了去,但我們學院、禪堂、念佛堂一定要過堂,我記得經常都有150人左右。午齋是12點鐘,負責的糾察師不准我們11點半進去,只容許在45分進齋堂擺碗筷,由於只有四個人行堂,這15分鐘就必須講求速度,否則來不及。我們其中一個人負責打叫香,由於寺院大,要滿山到處去打,通知大家吃飯了;另一個人,要挑水、擦桌子、擺碗筷;最後兩個人去大寮挑飯、打菜。總之,我們四個人分工合作,非得動作快速不可。像現在本山的行堂,不但提早三、四十分進齋堂,還有幾十個人手,大家耗在那裡,你看我我看你,實在是浪費生命。

而我通常在大家念〈供養咒〉時,就把我的一份擺好在行堂的位置,〈供養咒〉唱完,飯菜稍微涼了,我就跟大眾一起吃飯。往往我吃完了飯,別人才開始推出碗來,所以那時我就起身,一路為大家添飯菜。印象中,有的糾察師不准我們在結齋前收拾碗筷、洗碗打掃;若遇到准許的糾察,我經常性的紀錄就是,〈結齋偈〉唱完,我飯也吃了,桌椅也擦了,碗也洗好了,可以跟隨隊伍一起離開。我爭取時間,就是到這種程度。

掌握時間 超越人生極限

有一位成功大學的總務長閻路教授,是一位研究自然科學的專家,壽山佛學院就邀請他來上課。他每堂課的教材都是一張表解,從上課鐘一響,他就開始在黑板上畫圖表解,一直到下課鐘響,剛好一面黑板寫完一個講題,功力之深,令人歎服。

我於是請教他,何以能此?他告訴我,原本他也不具備大學教授的資格,因為他26歲時就做了工礦公司的正工程師,那個時候,教育部的法規認定,正工程師與學校的正教授是同等資歷。有一次,大學請他去講課,他花了好幾個小時準備教材,沒想到,上台20分鐘就講完了,他急得滿身大汗,不知如何是好,所以覺得應該苦練。

於是他買了一面鏡子,依著鏡子觀察自己的表情、姿態,計算每一分鐘講了多少字,50分鐘的時間又能講述多少道理,他就這樣苦練了兩年,終於練成。他的教學就是利用表解分層,一堂課就是一張表解,從開頭到最後,以50分鐘為一課,包括:力學、電池學、專科化學等等,內容非常充實,十分獲得學生的喜愛,可說是當時的名教授。實在說,這種神乎其技的教法,在於閻教授對時間的精準運用,一個懂得掌握時間的老師,豈能不成功呢?

曾經有一位日本官員,請教澤庵禪師如何處理時間,他說:「我這個官職實在乏味,天天都得接受恭維,而且那些恭維的話千篇一律,我聽得實在無聊,簡直有度日如年的感覺。請問禪師,我該怎麼度過這些時間呢?」

澤庵禪師只送給他兩句話:「此日不復,寸陰尺寶。」

的確,懂得運用時間的人,他的時間是心靈的時間,因為能夠縱心自由,達古通今;不懂得運用時間的人,他的生命可能渾渾噩噩,渺小而有限。

人生,就是與時間在賽跑。奧林匹克為了讓人發揮潛能,所以舉辦各項跳高、跳遠、賽跑的體能競賽,目的就是要讓人更快、更高、更遠、更好。舉目望去,我們整個世界,就是一個展現生命力的舞台。即使是一莖小草,為了長養生命,它也懂得奮力從石縫裡冒出來,接受雨水的洗禮、陽光的照耀;即使是一棵寄生的樹藤,為了延續生命,它也努力往牆頭攀爬,迎風搖曳。因此我認為,懂得及時努力的人,當下就擁有了「300歲的人生」。

貧僧80歲的時候,就已經是300歲了;現在年近90,應該超過300歲的目標了。但是我還是要努力,所謂「做一日和尚,撞一日鐘」,勉勵自己像阿彌陀佛一樣,過一個超越時空的人生。

(原文刊載於2015年6月5日《人間福報》2015.5.5口述完稿)

最新文章/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6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