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政治正確殺了國家正確
首頁 > 人物 > 陳長文台北 > 政治正確殺了國家正確
政治正確殺了國家正確 發文時間: 2015/10/27   文 / 陳長文台北 瀏覽數 / 8,700+
  •  

在理律50周年研討會開幕典禮上,蕭前副總統應邀致詞時指出:近20年來,台灣經濟發展的瓶頸是投資環境惡化及產業空洞化。蕭先生也指出,經濟發展必須推動開放以追求進步,保護則形成停滯。蕭先生更盼望各界「不再陷入路線的爭論,而能積極務實的面對開放,找到經濟發展的新活路」。蕭先生的談話,語重心長,令人動容。

在「開放vs.保護」研討會上,高希均沉痛說:「政治正確,殺了台灣!」什麼是政治正確?

所謂政治正確,就是政治人物把自己的政治生命視為從政的最高指導原則,這個最高指導原則凌駕一切,包括國家正確。

就拿人們普遍抱怨的政黨惡鬥來說,政黨惡鬥對國家不利,會撕裂人民情感、動搖社會安定。但若是「把對手政黨鬥倒,有助於自己政黨的政治生存」,這時,政治正確,會給政治人物釋出相反的訊號:要惡鬥。這也是為什麼,我們常看到政治人物口口聲聲的呼籲不要惡鬥,但一轉身卻十分熱衷於惡鬥之故。

另一個例子,大家都知道,年金制度再不尋求根本的改變,台灣財政有希臘化之慮,這是國家正確,但政治正確會告訴政治人物,做了這一件改革雖有利於國家,但會得罪既得利益者,違反政治正確,於是他還是選擇「政治正確」,拖一天是一天。

能源問題、選制改革、產業發展…,台灣可說沒有一件事情不受政治正確的影響。當每一件事都如果是「政治正確,殺了台灣」,慘劇就會發生。

那麼,台灣當前最大的功課,就是「消滅」政治正確嘍?

問題恐怕沒那麼簡單,因為政治正確其實是「無法消滅」的。道理很簡單,如果政治正確與國家正確衝突時,假設政治領袖只有擇其一的選項。那麼,選擇政治正確的會生存,選擇國家正確的會被淘汰,即便短期可能偶有政治領袖選擇國家正確,而寧受政治生命重傷的風險(在我看來,馬總統常做這種事)。但長期來說,「適者生存」效應,會形成另一種「政治達爾文的進化論」,不,該說是「退化論」,也就是「劣者生存」的悲哀結果。

面對這個無法消滅的台灣大敵,該怎麼辦呢?答案是,台灣需要政治正確與國家正確的制度性融合工程。也就是設計出一個合理的規則與機制,盡可能的讓「政治正確」等於「國家正確」。

這當然很困難,難以期望百分之百的做到,但要努力縮小這個差距。只有當政治正確等於國家正確時,政治人物就不必面對福國就不利己的殘酷試煉。

而要做到這點,又有兩個工程要推動,一是人民的自我提升工程。人民要提高對政治的洞察力,堅持以「國家正確」為評量政治人物的最高指導原則,去懲罰為了政治正確傷害國家正確的政治人物。如此一來,從積極面,會讓先天上有使命感的政治家得以有更大機會存活;從消極面,則可誘導那些仍奉政治生命為第一的政客,仍願追求國家正確,因為這將是利己也利他的抉擇。

二是,啟動制度改革工程,也就是在制度上植入讓「政治正確」等於「國家正確」的融合因子,這工程不是三言兩語說得完的。舉例來說,要推動權責相符的政治體制,否則,以目前權責不符的體制,就給壞的政客有了「爭功諉過」的空間,這又會形成劣幣驅逐良幣的惡性循環。

倒不是緬懷過去的執政者,當我在回首理律過去50年和政府一步一腳印拚經濟的歷史時,我總會感慨,至少在「拚經濟」這一件事上,今天的多數政治人物,確實是不如從前。以前一個部長,就有肩膀扛起「國家正確」,做出領導國家經濟起飛的重大決策。現在,則是總統說了,也未必能執行,因為國會、媒體、在野黨,有無數「政治正確」在路上等著。

最後,在理律50研討會上,張忠謀說:「不要講空話。」徐旭東說:「不要跑掉,回答我下一句!」張安平說:「每位候選人都想選第二任,台灣就沒有希望。」黃坤煌說:「台灣退無可退!」詹益森說:「對陸資採正面負面表列,取代雙軌制。」范炘說:「亞太營運中心機會早已錯失,或許可爭取副中心角色。」

不知道蕭先生和商界菁英的警語,打不打得醒政治人物們的「政治正確」?不然,人民就要用選票來檢驗這些政治人物。

(原文刊載於2015年9月7日《中國時報》;本文獲作者授權刊載)

最新文章/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6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