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法治開放是中華民國不二選擇
首頁 > 人物 > 張安平台北 > 法治開放是中華民國不二選擇
法治開放是中華民國不二選擇 發文時間: 2015/10/6   文 / 張安平台北 瀏覽數 / 10,150+
  •  

幫助中華民國成為一個真正的法治國家,並創造台灣更進步更開放的經濟和貿易環境是每一個國民的天職。

這幾年來台灣離開法治越來越遠,很多年輕人不瞭解代議制民主(Representative Democracy),可能甚至不瞭解民主制度的基本精神。自由並非自己想做什麼就做什麼的自由,而是在法律規範下,自我慾望有所控制下的個人自由。當然,一些由人訂定的制度或法律規條在人類一開始群居時就有了,因為如果沒有某些規矩,人與人是無法共同居住在一起的,更不用說組一個社會或國家了。

考古學所發現最完整及最早寫下來的法規是西元前1754年的漢摩拉比法典(Hammurabi Code),一塊在近東發現的大石塊上面刻了282條人類最早的法律,這法典上已有很多商業有關的法律及民法和刑法了。

世界上最早的法學院是13世紀義大利的University of Siena。法律在13世紀時開始被世人重視,是因為文藝復興時期的商業開始發達,需要法律來增加買賣之間的互信及調解商業所產生的糾紛。

美國最老的法學院是哈佛大學。哈佛大學今天仍是世界上最好的法學院之一,但很少人知道,當時在17世紀時成立哈佛大學最主要的資金來源是西印度群島之奴隸的買賣。從這個例子來看,很明顯地,法律並不當然等於道德。其實太多不道德的事是在合法情況下發生的,比如說美國的黑奴制度曾經是合法的,女人或黑人都無法投票,也沒有任何法律公平的保護,當時也是合法的。德國二戰時的納粹或現在的伊斯蘭(ISIS)冷血殺人,也都有他們自己的法律基礎。所以,一個國家法律的訂定非常重要,一定要符合基本的人權及更基本的人類道德觀,不能只看當時的政治走向而來立法。

當然不同時代法律和不同地區立法的重點不同,但在立法時,有些基本的人權是不能忽略的,其中包括自由、法治、民主、法律下的平等及開放社會等等。但很不幸地,台灣現在無論是政府、民意代表或百姓相信民粹多於法治。台灣有許多國際知名、素質優秀的法律學者和法律事務所,應該當仁不讓成為我國法律的中流砥柱,幫助我國成為真正的法治民主國家。

前面提到,在13、14世紀文藝復興時,法律因為商業上的需求成為以後社會上重要的支柱。但對商業的重要性,在不同的文化和宗教有些不同的看法。聖經或可蘭經對商業或賺錢都有比較負面的看法,其實大多數宗教對錢的看法都不是很正面。聖經新約馬太福音第十九章二十四段就說:「駱駝穿過針的眼,比财主進神的國還容易呢!」

各種學派對經濟的開放與否也有不同的看法。早期的一些經濟學家或政治家,多數有一個貿易是零和的看法,如美國制憲先賢漢彌爾頓(Alexander Hamilton)及他那一代的政治人物。他們覺得一方在貿易中得到的利益是另一方失去的。事實上,從20到21世紀的經驗來看,國際自由貿易的擴大是因互惠的關係而讓國家之間的衝突減少,而且使大多數國家的生活品質更好。這些事實更驗證了亞當史密斯在國富論中自由經濟的看法。

高希均教授在他的開放台灣那一本書中,把台灣應該開放的理由寫的很清楚,我想談一點從東西方歷史上可以看到的一些故事,來看這個問題。中國對外最開放的朝代,如漢唐時期是強盛的,在閉鎖時期,如明清兩朝是積弱的。基本上,世界上多數開放的國家是強盛的,當然,到底是因開放而強大或強大再開放?其中的因果關係並不一定。中國的絲路,無論是陸路或海上,在明朝就關閉了。這不但停止了東西貨品的貿易,更封閉了中國的思想及知識上的進步,敦煌也在那時開始沒落了。而且中國的科技幾乎停止發展了,清代八國聯軍時我們用的大砲有些還是明朝時的大砲,用的戰船更不如鄭和的寶船。

其實到現在仍有很多人不完全了解貿易的重要性,很多人仍有自給自足的想法。但在歷史上,貿易創造很多城市及國家的發展及成功,比如說,威尼斯不只是一個美麗的水都,而是一個超過千年歷史的強國,在它最興旺的時候,威尼斯國家的收入是超過整個中國南宋的所得的,它最後在18世紀末時才因經濟沒落而被法國拿破崙所滅亡。另一個土地上的小國-荷蘭,也因為貿易的發達在17世紀時成為一個世界上的海上強國。但這兩個國家都是因為自己太過依賴自己貿易市場上的寡占而失敗。威尼斯是因為奧圖曼帝國成立後不讓威尼斯做獨佔的東西貿易,加上荷蘭在17世紀時也打破了威尼斯在香料貿易上的獨佔,威尼斯的國力才往下走。荷蘭後來國力的下降,也是因為它失去了香料市場的獨佔,荷蘭當時想盡辦法繼續它的獨佔,其中包括燒光整個島上的香料植物及搬遷了整島的居民…等等,最後,甚至跟英國人在17世紀時簽布雷達條約(Treaty of Breda),交換印尼的Pulau Run島嶼而放棄了在美洲的新阿姆斯特丹(New Amsterdam,即今天的紐約),那是荷蘭在新世界唯一的灘頭堡。英國是18、19世紀工業時代的強國,特意把自己的工業產品客製化不讓別國取代,但這也沒延續多久。

所以封閉性的市場,好處是短暫的。現在的企業必須要有能力面對世界市場上的競爭。保護主義只會把所有被保護的產業凍結在某一段時代中,過份保護一個產業等於否定了它可以改變或是成長的可能性,也等於扼殺或侷限了它的生命。

18或19世紀時的世界貿易是帝國殖民地時代的貿易保護主義,各個帝國都盡力擴充自己的殖民地盤,不讓別人進入。但有意思的一個例子是瑞士巧克力。瑞士沒有殖民地所以沒有原料的來源,卻可以自由的購買最好的原料而成為現在世界最有名的巧克力之一。一個土地和人口小國的食品公司演變成為世界上最大的食品公司雀巢(Nestle),現在在《財星雜誌》全球五百大企業(Global Fortune 500)中排名第72。 

但對台灣來說,現在開放是沒有選擇的,因為我們需要世界貿易才能生存:2300萬人口的市場不夠大,而且食物、能源、和原物料幾乎全需靠進口,如果沒有靠進口台灣餵不飽自己。如果台灣要加入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或其他貿易組織,開放已是必須的基本條件,而且不能把大陸排除在外面。例如台灣在2002年1月參加世界貿易組織(WTO)的時候,也有很多人擔心台灣的產業,十多年來絕大多數的台灣產業不但沒有倒店,而且更有競爭力。但如果不能或不夠開放,我們很可能成為世界經濟中的局外人。基本上台灣在21世紀中,企業無論大小如果不能面對外來的競爭的話是無法生存的。

當然並不是所有自由貿易都是公平的,民間企業仍需要政府對不公平的貿易行為做出一些保護,比如說,傾銷。基本上保護思想在台灣未來的經濟展中是行不通的,面對競爭是我國企業唯一的選擇。

 

最新文章/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6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