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都是民粹惹的禍?
首頁 > 人物 > 林火旺台北 > 都是民粹惹的禍?
都是民粹惹的禍? 發文時間: 2015/10/1   文 / 林火旺台北 瀏覽數 / 18,300+
  •  

國民黨總統參選人洪秀柱數次批判民粹,她感嘆台灣社會的悲哀是從民主走向民粹,她說她這次出來參選就是要破除民粹、改善的是侵蝕人心的民粹,她還在臉書上發起「民粹爭議調查」。在她心目中的「民粹」到底是什麼?她舉的具體事例是:納粹就是民粹的結果、伊梓帆支持她被網路霸凌也是民粹,從她的言論中,似乎過度流於民粹的議題就是:「不尊重專業、偏離社會善良價值」。

其實民粹也是一種民主政治的形式,民粹式的民主(populist democracy)重視政治平等性(political equality),它主張任何限制、規範或影響人民的法令、制度或政策,必須經由人民全體決定。更精確地說民粹政治重視眾意(popular will),所以強調人民集體決策,它主張任何加諸眾意統治的限制都是不民主。更淺顯地說,民粹主義式民主就是直接民主,所有的公共政策完全交由人民直接決定;歐美主要民主國家和我國現行的憲政體制,都是間接民主或代議民主,是由立法委員代替人民行使政權,因此在體制上我們不可能是民粹,即使對於高度爭議性的政策(核四存廢)要求公投,也不能算是民粹。「公投」是人民可以享有的直接民主的手段,但是在一個人口眾多的民主國家,「公投」的成本太高,而且除非訴諸公投的議題是全民普遍熟知而無法形成共識的議題,否則太部分的決策仍然以代議民主的方式進行。

因此我國的民主政治不是民粹式的,偶爾出現「公投」的訴求,並不會影響憲政體制的本質;再加上兩黨競爭隱然成熟,類似納粹希特勒的獨裁不可能在台灣出現;至於伊梓帆被網路霸凌,也不是民粹,只要不觸犯法律規定,批評和反對都是言論自由的一部分。網路霸凌所呈現的是公民道德的問題,自由社會言論多元是必然的,但是表達不同意見時應該謹守容忍或公民禮節(civility),所謂容忍就是伏爾泰所說的:「我不同意你的意見,但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那種態度;公民禮節則是指:自由社會的每一位公民應該以平等身分對待彼此,用謾罵等非理性字眼表達不同想法,顯然沒有尊重對方是一個平等人。

因此用「民粹」描述台灣當前政治領域的問題,過度簡化也過於模糊。理論上在代議民主政治中,國會才是重心,任何有關公共政策的重大爭論(服貿反服貿、核電反核電),最後都是由國會的討論、辯論、投票來形成決策,而我國立法院的現狀為人詬病,問題也不是民粹,而是「多數暴力」或「少數暴力」。所謂多數暴力就是立院多數黨想利用席次上的優勢,強行通過法案,忽略民主政治「多數尊重少數」的精神所造成。民主社會對少數的尊重表現在:在進行表決以前,多數願意傾聽少數的想法,說不定少數的意見充分表達之後,由於言之成理反而成為多數,這就是民主政治集思廣益的好處;如果少數的意見已經充分表達,但還是無法說服多數,投票結果的少數就必須服從多數。可惜的是,我們立法院的少數,經常堅持自己的想法,絕不妥協,由於害怕多數進行表決,所以經常採杯葛或霸佔主席台的方式,癱瘓議事,這就是民主文化中更糟糕的「少數暴力」。

綜上所述,不論公民道德的不足或多數暴力、少數暴力問題,都和我們的民主文化不夠成熟有關,歸根結底則和我們的公民教育有關。目前我們的公民教育偏重公民知能的介紹,對於「自由」、「民主」背後的意義是什麼?以及自由社會為何需要培養公民品德?則缺少深入的探討。國人一般都是用「想當然爾」的普通常識(common sense)理解「自由」和「民主」,既不知道這是兩個可能衝突的概念,也不知道它們的運用需要一些特定條件;更諷刺的是,長期從事政治工作的政治人物,對這些的瞭解也非常有限,洪秀柱女士把政治問題都歸諸「民粹」就是一個明顯的例子,因為她不知道民粹也是一種民主形式,更不知道這種民主形式的問題出在哪裡?中華民國的總統選舉是直接訴諸全體選民,這不是最典型的民粹嗎?

總之,民粹在台灣根本不是問題,人民普遍對自由和民主、自由主義和民主政治之間的關係缺乏深刻瞭解,才是真正問題。把「民主」簡化成投票、把「自由」視為「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這樣的民主文化要達到成熟,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至於主導政治領域的政治人物,你們更應該補修學分,因為你們的表現常常是自由、民主最錯誤的示範!

最新文章/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6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