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多久沒有記起自己那顆最乾淨的心?
首頁 > 人物 > 蘇麗媚台北 > 多久沒有記起自己那顆最乾淨的心?
多久沒有記起自己那顆最乾淨的心? 發文時間: 2015/9/10   文 / 蘇麗媚台北 瀏覽數 / 12,700+
  •  

「最棒的成功是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並且很快樂。」

今年因為《男言之隱》舞台劇,與來自故事工廠劇團團隊一起創作,我聯繫了好久不見的劇作家徐譽庭,一起暢談故事創作也聊聊那個會令人著迷的劇場力量。

記得第一次與譽庭合作,是在三立優質戲劇《第二回合我愛你》,她是一個總能透過準確文字語言讓劇情呼吸的編劇,從平凡樸實的生活裡恰如其分的找到情感共鳴,發掘觀眾共同經驗裡的不同觀點,在更深的探索裡巧妙駕馭大家的心。

觀眾從劇本認識徐譽庭,劇本也是她與自己對話的放大與延伸。隔一年她就創作了《我可能不會愛你》,她說:「每個創作都是某一秒鐘的心情去放大,你可以鑽進去,然後讓它無限,這是她在說故事時,從真假虛實裡找到的脈絡。」譽庭筆下每個角色的不完美,就如同每個人身邊曾經出現過的生命經驗,真實而深刻。就像劇場,一個最困難的創作環境不夠完美,但總令人深為它著迷。 

譽庭1989年加入屏風表演班,將近十年跟隨李國修老師不只學習編導,還有劇場裡「萬眾一心」的信念,開演前的「三合一儀式」集結技術、演員、行政互道感謝,這個簡單的動作,讓劇場的所有伙伴剎那間心與心之間的力量凝聚,如此巨大。

我想起《男言之隱》首演當天,我和劇團所有工作夥伴在舞台上手牽著手,圍成一個圓,互道感謝,當時站在身旁的導演緊握著我的手,好像有一股力量流淌著一路竄過所有工作人員的心。那一刻,夥伴們在心中互道誠摯的感謝,共同為了最美好的目標而努力:「把最完美的演出呈現給觀眾。」

這時,我想著,台灣影視產業所面臨的困境,整體大環境的士氣低迷,最缺乏的正是這股劇場裡最重要的「團結一心」。

譽庭擔任編劇時期,創作的故事不斷受到兩岸三地的觀眾的喜愛,卻也看見了「製作戲劇的粗糙,而那個粗糙讓人心疼。」這時,她不斷省思反芻,身為編劇可以如何實際幫助產業面臨的困境,參與過劇場的經驗又能為產業加分多少? 

一句來自電視台高層的提點,「你不能只做編劇」解答了她心中所有的提問。「我想去了解,如果有一天要協助這件事可以怎麼著力?如何改變?我得自己去製作,才會知道製作層面為難之處。」

譽庭毅然從編劇投身製作,成立「親愛的工作室」,竟也發現產業困境最核心的原因:「少了如同劇場那股可以凝聚人的力量」,因為想要扭轉這樣的現象,每每在拍攝過程中,她就不斷與製作電視劇的同仁分享劇場精神。

譽庭回憶起早期劇場,屏風只有四個行政人員,有一次遇到颱風退票上的處理疏失造成了觀眾不愉快,沒有人推諉責任,而是眾人同心搶救失誤。「當大家的方向是一致,就不會去分這件事是誰的責任。」但,相反於劇場的態度,在電視圈只要一犯錯都與我無關。

談到後來的改變,譽庭回憶起拍攝台視電視劇《罪美麗》期間,有一次發現鏡頭前的大門有淡淡地指印,話還沒說完,便看見七、八隻手上前擦拭,不分你我。「我覺得我跟他們溝通上了,至少帶了劇場精神進來,有將劇場精神傳達給劇組的工作人員,這件事讓我很快樂,跟愛情很像。曾經滄海難為水,所有人萬眾一心,做一件事情真的很快樂,希望是這樣蔓延出去。」

對譽庭來說,成功就是專注於創作,「創作達到當下的專注,就是今天比昨天又多活了一天就得到快樂,劇本多完成兩頁,就快樂了」

譽庭對於生命「自在又自信」的態度,讓她的創作作品即便是小眾,只要堅持說一個好故事,就能凝聚夥伴和觀眾的力量,成為創作最美好的事情。

她說:「只想寫台灣這片土地的故事。」堅持說自己想說。「我的作品很小眾,但有一群死忠觀眾,因為喜歡我的風格,慢慢凝聚被吸引而來,形成一種格局。我認為現實跟理想,不是我選擇你,而是你選擇我。」

喜歡譽庭作品的人,是喜歡思考對生命的態度。就像譽庭說的:「因為被懂得真的蠻重要的。」

我發覺,譽庭的「自在又自信」這個精神是台灣社會缺乏的。現在的電視產業是比較破碎分裂的,而她的創業目標很單純,希望凝聚劇場精神,從小我影響到大我,以更不同的視角更宏觀的看見產業困境,創造更多不可能的故事價值,重新學會純粹,記起自己那顆最乾淨的心。 

最新文章/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6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