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蓉莊餘暉
首頁 > 人物 > 張安平台北 > 蓉莊餘暉
蓉莊餘暉 發文時間: 2015/7/2   文 / 張安平台北 瀏覽數 / 5,000+
  •  

我一直最喜歡黃昏,因為一日將盡,夜色將起。在隱隱約約改變的天色中,農忙中的農夫們在整天的辛苦之後,可以開始享受踱著懶散步伐回家的樂趣。當然在義大利托斯卡尼的黃昏也是一樣,高高低低小山丘上的葡萄園,斜照著暖暖的夕陽。天色從一種無法形容的靛藍改變成淡淡的紫色,燦爛渲染著天際緩慢但不停的變化,柔圓的山丘也開始沐浴在琥珀色的落日餘暉中。從一個以天藍地綠分明聞名的托斯卡尼的鄉村景色,慢慢地充滿了同時掺雜著溫暖與浪漫情愫的色彩。山嶺稜線上一排整整齊齊的柏樹好像排著隊在跟葡萄農說再見。加上今天才長出來的葡萄藤嬌嫩的幼枝,隨著開始漸涼的暖風輕拂著的翠葉,也對著葡萄農民說著:「Arrivederci!」空氣中飄著遠處陣陣的野花香,及餘溫猶存的泥土的甜味,不時挾帶著倦鳥及山那一邊小狗歡迎主人回家吠聲的合音。不知歸意急切的農夫們有沒有注意到這每天一次又一次上演的完美夕陽五感?

做為在遠方靜靜凝看的觀眾,卻深深感覺到了這一天完美的餘韻。不知不覺中在黃昏完全沒入黑夜的那一霎那,一切輝煌歸於寧靜。遠處山谷外的千年古城佛羅倫斯,也從金光閃閃的古城變成星光點點的夜城。睹物思情,千百年來托斯卡尼日落月升的美景不停地輪番演出,歷史連漪中的幽光隱晦也不停地閃爍著。這西方文藝復興的發源地有過多少盛事創意?多少文明藝術?多少豐功偉業?多少戰爭破壞?義大利如果沒有佛羅倫斯也就沒有義大利,其實連義大利這種語言也是源出於佛羅倫斯。歐洲如果沒有佛羅倫斯在社會、經濟、政治及思想上的突破,也大概不會有17、18世紀歐洲的啟蒙時代,也就是說現在的摩登世界及自由民主的政治及資本市場可能也根本不存在。

現在所看到的是世界上最簡單、最基本的種子落地、抽芽、成長、開花與結果,然後再入土的一個綿綿不絕、完全沒有對與錯的自然世界中的過程。人們所有的喜怒哀樂、愛恨情仇、慾望貪婪,都在這最簡單的自然循環中消失了,一日復一日,一月復一月,一季復一季,一年復一年。人們所有的情懷、情趣、情操,其實也都是源自於大自然間的互動。在這流水般的歲月時序中,歷史不停地滑過。千年的古都舊跡,人類的文明精華創意,都成為今夜嬝嬝的餘韻,大隱於夕陽無限好之中。一切的功利機巧、貧富貴賤、人文理想、庸俗物質、後現代主義、哲學玄學,都融合在這霎那間的永恆:樹叢中閃爍著初夏的螢火蟲,加上佛羅倫斯城中遠遠的點點暈黃路燈,映照著滿天星斗,帶上一襲涼風中的淡淡花草香。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6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