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為什麼中國的土壤長不出「蘋果」?
首頁 > 人物 > 馮 侖上海 > 為什麼中國的土壤長不出「蘋果」?
為什麼中國的土壤長不出「蘋果」? 發文時間: 2015/5/17   文 / 馮 侖上海 瀏覽數 / 4,600+
  •  

有人問,中國這麼大,企業這麼多,為什麼沒有出一個賈伯斯的蘋果?我想說中國企業家的創新能力、偏執、挑戰、追求卓越的精神其實一點也不輸賈伯斯,但是我們能不能在現實的環境中,長出一個蘋果這樣的企業,確實偶然性很大。

賈伯斯的某些素質,比如說冒險、偏執、做事情非常有想像力,甚至有人說他的偏執很古怪,偏執到幾乎讓周圍的人不堪忍受。其實國內很多企業家都有相似的素質,但是為什麼長不出蘋果這樣的企業?我想說,如果沒有蘋果,賈伯斯不值錢,再古怪的性格都沒有用,蘋果的誕生關鍵前提是處在一個充分競爭的、鼓勵創新的、權益保障的、法製完善的環境中,讓這種企業家的個性、潛質以及創新能力得以充分發揮,才長成了蘋果。

當然我們馬上看到這已經不稀罕了,為什麼?28歲的祖克柏,比賈伯斯還危險呢,擁有一千億美金的公司。我們應該去思考更重要的是,這種能力和什麼樣的體質結合,能長出蘋果來,美國的這種市場經濟的生命力,不缺乏這樣的企業家,正是市場經濟充分競爭的體制和企業家精神和能力的結合,才能不斷地創造出驚人的價值,才能長出一個又一個「蘋果」 。

我們國內很多最耀眼的企業也都是選擇在國外的體制下長起來,都在境外上市,比如百度、騰訊、阿里巴巴,全部是在海外上市,為什麼我們自己不能有這個土壤呢?

對企業家來說,最好的鼓勵,就是對企業家能力和創新的一個定價,如果一個市場沒有這個定價的功能了,這是一個巨大的失敗。比如像祖克柏他開始用網路泡妞,但是最後變成一個巨大的公司。市場不光給他定價,連給那個油漆工都定價了。哪怕靠直覺,靠一個偶然性做出的創新,最後市場給了一個這麼高的定價,這樣的一個定價是什麼意思呢?會激勵無數多的人前仆後繼再去做這樣的創新。

如果沒有了這個定價功能,比如說不可能有再融資,不可能有再上市,甚至是上市的時候,還有國企、民企的限制,境內、境外的限制,那首先它不可能有這麼高的定價,另外也沒有價錢,最後一定是國有控制,沒他事兒了。

那民間誰還會創業呢?民間都不創業了,一將功成萬骨枯,一個賈伯斯,一個祖克柏,背後可能死的是無數多的人。所以有效的市場經濟,最重要的一個特點是對創新和企業家能力的定價,而這個定價,應該不受歧視,不受制所有身份,不受個人的身份,不受年齡,不受包括政治觀點,什麼都不受,你就是企業,他即使對別的事兒說錯話了,但是對這個經濟上的定價,一定要很好。

所以市場我們目前最大的問題,就是已經失去了這種定價功能,公務員系統有定價功能,於是大家就去考公務員,因為那能定價,潛規則很多,表面上的定價不高,實際定價很多,比如當到一個什麼長,那就潛在的利益,福利非常大,這就是一個定價功能。

祖克柏我看現在定價定到快300億,他能不能拿到300億,其實不重要,甚至他可能根本就拿不到這麼多錢,但是這是一個定價權。

我們國內的這些,為什麼在民間,互聯網創業前仆後繼呢?也是有這種定價功能在這裡,比如說李彥宏定價了,大家就效仿,然後騰訊馬化騰上市也定價,馬雲也定價,都是資本市場給他們定的價,有了這個定價和機制,大家就開始去創業。

對整個民營經濟發展來說,我們目前的市場效率降低,市場效率高低有兩個重要的標誌,一個就是交易速度的快和慢。比如說我要買瓶水,20個人審批,這就交易速度慢,然後支付手段很困難,一定要用現金,現金裡頭還要分哪種,交易速度越來 越慢,市場效率就降低。因為經濟活動的效率是靠重複交易來體現的,如果這一個交易總也達不成,要達成非常之複雜,就叫市場效率低;另一個標誌是交易成本高。比如今天、明天馬上就能達成交易了,但是中間的成本很高,這個成本就包括顯性和隱性成本,比如有腐敗存在,那就是隱性成本,這些隱性成本很高,市場效率就降低。

我們目前這幾年發展,我認為體制環境上就出現了這樣的欠缺,交易速度越來 越慢,交易成本越來越高,另外加上前面講的,跟企業家的定價功能愈來愈差,所以民營經濟的發展就愈來愈不好,中國企業家成為賈伯斯有素質沒土壤。

(原文刊載於馮侖微博)

 

最新文章/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6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