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九二共識」的兩個歷史脈絡
首頁 > 人物 > 馬紹章台北 > 「九二共識」的兩個歷史脈絡
「九二共識」的兩個歷史脈絡 發文時間: 2015/5/7   文 / 馬紹章台北 瀏覽數 / 7,900+
  •  

每逢大選之前,「九二共識」的爭議就會浮上枱面,恰好也說明了,兩岸關係是一個無法逃避的議題。有關九二共識的爭議,往往圍繞在兩個焦點上:(一)九二共識究竟存在與否;(二)接受九二共識是否就是投降。顯然,國民黨和民進黨看法南轅北轍,個人認為,或許從九二共識的兩個歷史脈絡來觀察,可以讓我們跳脫這兩個爭議焦點,而對九二共識有一個新的理解。

第一個歷史脈絡是1991年至1992年兩岸之間的接觸溝通。這一段歷史脈絡有幾個特色,值得一說。首先,大陸改革開放,台灣開放探親,兩岸已到了不能不接觸的時候。雖然兩岸有接觸的需要,但畢竟隔離太久,彼此缺少信任,必須先建立信任的基礎。所以兩岸之間有了密使的溝通,而密使的溝通最後需轉化為具體的政策,才足以構建信任。1990年10月國統會成立,1991年2月通過國家國統綱領,1992年8月通過關於「一個中國」的涵義的決議,開頭就說「海峽兩岸均堅持『一個中國』之原則,但雙方所賦予之涵義有所不同」,並分別說明雙方涵義的內容,且強調目前客觀事實為「兩個政治實體,分治海峽兩岸」。

不論國統會、國統綱領、或有關一個中國涵義的決議,放在今天來看,可能令不少人難以接受。但當時會有這樣的發展,除了兩岸接觸的需要之外,台灣當時仍具有相當的自信亦不可忽略。大陸在那個時候,仍處於發展起步階段,而台灣的實力相對來說,發展程度遠遠超過大陸,具有相當的自信。因此,提出的一個中國主張,是帶有自信與進取成分的,而這也是當初大陸對於國統綱領不買單的主因。記得時任海基會秘書長的陳長文與大陸的唐樹備在1991年溝通時,唐樹備即堅持一個中國原則,而當陳長文建議雙方「對等互惠,相互尊重」時,唐樹備表示「相互尊重」沒問題,但「對等互惠」還要研究。這說明大陸當時的心態。

九二年的香港會談中,我方提出了三項方案,其中一項內容為:「在海峽兩岸共同努力謀求國家統一的過程中,雙方雖均堅持一個中國的原則,但對於一個中國的涵義,認知各有不同。惟鑒於兩岸民間交流日益頻繁,為保障兩岸人民權益,對於文書查證,應加以妥善解決。」這個說法,今天一定會被批為賣台,但當時大陸也不接受。可以說,大陸堅持簡單的「一個中國原則」,我方堅持的是複雜的「一個中國原則」,在彼此都無法同意形諸文字的情況下,所以出現了各自口頭表述的方式。從這個角度來看,雙方都有了退讓,但誰退得多,可能又是各自解讀了。

第二個歷史脈絡是2005年的連胡會。大陸從2005年以後,可以說是咬住九二共識不放鬆,為何如此?其實,這也是大陸在兩岸發展過程中學到的歷史教訓。眾所週知,儘管九三年有了辜汪會談,但兩岸關係因為互信程度的高低而隨之動盪,尤其在民進黨2000年執政後更陷入蘇起所謂的危險邊緣。這樣的發展態勢,並不符合大陸的戰略利益,因為大陸要處理的內外部問題太多了,一旦台海情勢升高,會妨礙其發展的速度與路徑。不少大陸者私下都對於當時未能接受國統綱領,表示後悔、可惜之意。此所以大陸自2005年起願意接受用一個模糊的「九二共識」符號做為兩岸交流的基礎,但它也因此形成了一個門檻作用。

回顧歷史,可以發現在2005年時,大陸更迫切需要九二共識,可是國共兩黨一旦達成這項共識之後,反而對民進黨形成了「門檻效應」,要跨過這個門檻,好像就是投降一樣。這或許就是民進黨的心理障礙吧!

若干評論認為國共兩黨對九二共識的認知並不一致,確實也是如此,馬總統每提九二共識,必不忘帶上一中各表。然而,兩岸的交流,並不因這樣的表述而減緩或中斷。這個現象說明了一件事,在戰略思考各有不同的情況,九二共識是足以維持兩岸交流、合作的戰術工具。

國共兩黨對九二共識的看法,是量上的差別,而民共之間,則是屬於質的差異。怎麼看九二共識,就決定了對九二共識的態度;但怎麼看九二共識,不應該忽略了它的歷史脈絡。從歷史脈絡中去理解,或許更能看清真相!

(原文刊載於2015年5月6日《旺報》、《中時電子報》)

最新文章/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6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