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民主價值崩潰下的另類思考
首頁 > 人物 > 須文蔚花蓮 > 民主價值崩潰下的另類思考
民主價值崩潰下的另類思考 發文時間: 2014/9/26   文 / 須文蔚花蓮 瀏覽數 / 7,300+
  •  

偶然看電影《Salmon Fishing In The Yemen》(2011)(片名翻譯: 到葉門釣鮭魚 、漂洋過海,愛上妳、魚躍奇緣)的預告片,很受吸引,就決定找時間翻出這部2011年的電影來看。故事是說,英國政府為了促進和伊斯蘭國家的關係,決定與葉門的貴族穆罕默德大公合作,將葉門沙漠不毛之地,改善水利工程,甚至讓鮭魚在溪流中溯游。於是英國政府公關部門延聘漁業專家鍾斯博士,加入這個看似荒誕的計畫。但隨著鍾斯博士更理解整體規劃,貴族背後的理想,看似荒誕的情節,竟然一步一步有可能成真。.

這個充滿濃厚國族寓言的故事中,動盪的葉門出現了一位哲學家般的貴族穆罕默德大公,他是追求「信」(faith)的象徵角色,彷若宗教的先知化身,彷彿無所不知。他相信信念的力量「信先於望,也先於愛」。他對於無神論的鍾斯博士說:「在魚上鉤之前,你要等多少個小時?十多個小時?對一個只關心事實和數據的人來說 這不是有點浪費時間嗎?但是你在狂風中、在暴雨中抵抗嚴寒, 你不在意那微乎其微的成功率,為什麼?因為你有信仰!」任何人在理性與愛之外,必然因為有信仰與堅持,才能獲致成功與回報,這個道理,透過兩個釣魚迷的身上,得到了驗證。

穆罕默德大公一口流利的英文,在蘇格蘭喝「生命之水」威士忌,貌似英國迷。他對英國的階級衝突與政治的民粹有著透徹的觀察:「我是一個英國的崇拜者,有很多原因,但對我來說,英國依然有很多難解之處,富人害怕窮人,窮人也害怕富人,甚至你們的政治家說話時,試圖讓自己口音聽起來像東區(貧民區)的人。」但是他說:「我注意到 垂釣者,他們不在意我的膚色 不在意我是貧是富,是穿長袍還是高筒靴,他們只在意魚,河水和我們之間的遊戲,對垂釣者來說 唯一的美德就是耐心、容忍以及謙遜。」

事實上同樣的階級衝突,轉化在冷嘲熱諷中,天天在媒體上演。台灣電視媒體熱衷衝突與收視率(銷量),放任民粹與消費者至上的的語言暴力,天天在台灣各個角落放火。Moore 曾經提出嚴正的警告,所謂的電子民主有可能體現大眾主權(popular sovereignty),亦可能導致民粹主義式的操控(populist manipulation)。台灣公民社會的構築仍然處於孕育階段,民間組織的能量不足,彼此的聯繫十分脆弱,政黨政治的發展並不成熟。我們如果放任衝突,整個民主發展容易受到民粹主義的影響,少了民主與科學的理性討論,少了耐心、容忍以及謙遜,所以到處看到的都是情緒滿溢的爭執,民粹主義的非理性元素就會無止無休。

在這部片子出現的英國政客,多半都是民粹主義者,只想到博取媒體版面,應付區域衝突,但沒有真正的宏觀視野。反而是葉門的穆罕默德大公不拘泥伊斯蘭文明抗拒基督文明的僵化教義,也不盲從西方意識型態或資本主義的價值。他希望引進水利工程,讓鮭魚迴游,讓這漠變得綠意盎然,讓農業可以生根,不同信仰的人們也能在新的田園生生不息的繁衍下去。

《Salmon Fishing In The Yemen》究竟是樂觀的國族寓言?還是諷刺地展現人的偏見、認同與民粹思維,會讓夢想不斷幻滅?朋友們可以自己去看看。

也許對台灣來說,我們珍貴的民主價值目前陷入困境,我們沒有共識,沒有方向,只剩下不斷的互罵。或許我們最要緊的是,像《Salmon Fishing In The Yemen》中面對荒漠的大公和來自英國的漁業博士,他們不僅找到一條波光粼粼的河水,他們希望找到在地的價值,社群的認同,進而找到共同的信念,讓鮭魚懂得溯源,未來與信念才有成真的機會。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6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