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傳媒圈的「極客精神」
首頁 > 人物 > 楊 暉上海 > 傳媒圈的「極客精神」
傳媒圈的「極客精神」 發文時間: 2014/8/27   文 / 楊 暉上海 瀏覽數 / 14,250+
  •  

何謂「極客」,極客就是「專業技術人」。何謂極客精神,極客精神就是「專業極致的態度」。電視人經常會自嘲自己是農民工。的確,幹這行光有頭腦不夠,重要的是從早到晚天天離不開自己的專業。做導演的,嘉賓得自己找,節目得自己編,現場還得自己hold住。長此以往,如果沒有專業人的心態,恐怕很難把事情做到極致。其實,無論做哪一行,想做好,「專業」心態缺不了。

專業心態  不以事小而不為

1997年之前,湖南電視台螢幕上滿滿都是飼料、武館之類的廣告,「鄉」味很濃。不僅廣告聞著有飼料的味道,節目中再漂亮的主持人亮相,畫面也是模糊和臃腫的。實在可惜,那時的條件和水平都有限。我進台的時候做的節目兩週播一集,一集只有15分鐘。所以我每個月只有兩次進剪輯間的機會,而且是一個15分鐘時長夠短的節目。

如今已是非線性剪輯了,過去是兩個剪輯機對編,一個手動剪輯轉盤,很原始地進行著倒帶和進帶。技術上的學習是一個問題,但完全不懂剪輯思路是另外一個更大的難題。老師在剪輯的時候,我經常看得頭暈——為什動不動就倒帶?什麼叫一幀?夾幀?完全聽不懂。後來,趁老師吃飯的時候我就賴在機房,自己上機反覆練習,經常「搞破壞」。因為沒有多餘的磁帶可用,我只能在老師剪輯好的磁帶上操作,經常他好不容易剪出來的幾分鐘內容,不知道我按錯了哪個鍵就全洗掉消失了,只好一次一次地努力回憶編回來。有一次老師看了一段剪輯內容之後覺得比原來他的感覺更好一點,他看著我問:「這個是我剪輯的嗎?好像我沒有這樣剪過。」我使勁點頭說是啊,就是您剪輯的。更多的時候老師不斷地在倒磁帶找內容,因為看不懂他的剪輯意圖,我經常就在旁邊睏得睡著了。我真恨自己不爭氣,為了保持清醒,只能經常用手使勁掐上眼皮,掐了以後去廁所發現就跟刮了痧一樣,兩條明顯的瘀青,像極了京劇裡的「蓋叫天」。

那個時候,初入行的電視菜鳥學習編輯剪片的機會少,更多地需要我們去拼命和老師搞好關系,想方設法爭取機會。但是現在很多90後新導演,貌似趕都無法把他們趕進機房。他覺得他的舞台在現場,是與明星、重量級的主持人、嘉賓等打交道。哎,如果沒有專業心態,不知道一個蘿蔔一個坑,不把所有的基本功學扎實,做更大事的時候也許你就有心無力了。

我在湖南電視台工作了整整11年,我用了11年的時間一步一步把自己的專業技術練好,至今我都非常感謝湖南電視台給了我這些安身立命的本事。雖然公司的人現在都叫我老師、老大、老闆,但我對自己在公司的定位非常明確,就是首席產品經理。今年夏天,騰訊視頻和唯眾傳媒聯合製作了一檔調查類真人秀節目《你正常嗎》。這樣一檔節目,在很多人看來對於騰訊這樣一家大公司來說真的非常小。但是,騰訊的創始人馬化騰居然在關注它,他會說,後面的觀眾是不是可以更好一點,燈可以打得更怎麼樣一點。馬化騰不是專業的電視人,但是作為一個千億市值公司的CEO,能夠對這樣一個小節目發表意見,可見他有多關注自己的產品給用戶帶來的體驗,他作為騰訊的「首席產品經理」,希望每一個產品都更好,每一種體驗都更舒服。如果沒有首席產品經理的心態,沒有首席體驗官的心態,他很難去琢磨這樣細小細微的事情。所以,專業技術人的心態當是極客精神最核心的一點。

化繁為簡 螺獅殼裡做道場

對於「極客」,我的第二個理解就是極簡主義+極致主義。

極簡主義,其實就是大道至簡的道理。我們製作的《開講啦》是一個形態看上去很簡單的節目,一個人上來演講然後接受大家的提問,僅此而已。在中國的電視熒屏上有很多文化或者是演講類的節目,除了先發優勢,大家為什麼喜歡《開講啦》?如果你成為《開講啦》的導演,你會更加清楚什麼是「極簡+極致」。有句俗語叫做「螺獅殼裡做道場」,《開講啦》的導演們就是在做這樣的工程——怎麼把「極簡」,在操作和執行的時候盡力做到「極致」。

簡單的說,《開講啦》節目的核心要素之一就是「演講」,但是演講作為一種表達方式,本身是不能被壟斷的,它不是哪一檔節目的專利。孔子在兩千多年前就用演講的方式給大家傳道授業解惑了。因此,《開講啦》在節目要素的選擇上選取了一個人們都很熟悉、很簡單的方式——演講。

但是從另外一個層面看,我們又沒有把《開講啦》當做單純的演講節目,而是把它看成是一個自媒體發聲器。如果把它轉換成互聯網的場景,《開講啦》的節目嘉賓就像是微博或微信的主人,發完貼文之後,就會有很多人跟帖、搶留言、謾罵,這些人就是我們的青年代表。從電視的角度講,《開講啦》顛覆了一般傳統意義上的訪談節目,它把「第二人稱」變成「第一人稱」。傳統的訪談節目主持人問什麼嘉賓就答什麼,這是典型的1.0訪談節目,我問你答。而《開講啦》有意弱化主持人(當然這仍然遮蔽不了主持人的光芒),把舞台交給嘉賓讓他自己說,但是嘉賓要對自己講的話負責,因此建立在此基礎上的青年代表的挑戰就是成立的,也非常的互聯網,是互動多維的關系,打破了二維單向互動的局面。在做《開講啦》的時候,我們把看似極簡的形式琢磨、執行、操作都盡力朝著極致的方向努力。

堅持原創 模式就像穿衣服得hold住

2006年,唯眾傳媒成立。八年裡,做了近40檔原創節目。堅持原創,對於一個民營媒體公司來說是很不容易的事。從公司成立的第一天起,我就告訴我自己和公司的每一位員工,文化產業就是創意產業,沒有創意,沒有創新,是沒有未來的。所以,極客精神就是要有一顆極致追求創新的心。

我們的導演常常和我說他們非常痛苦,因為每天都要想破頭。在公司成立的前三年,那個時候模式開始有一點苗頭,在我的辦公室至今還鎖著當時很多DVD光盤,有很多國外模式就這樣被我鎖在抽屜裡。任何人進公司的最初三年,我堅決不讓他們包括我自己看模式。很多導演都不理解,為什麼不讓他們看,為什麼不讓他們成長得更快一些呢。我說,還沒到時候。一個在學步的小孩,當他有了小板凳,有了拐杖,有了保姆,他就不會想到自己吃飯走路,他永遠會覺得有一個依靠最舒服。這是人的惰性和思維定勢。三年之後,我們有了《波士堂》、《上班這點事》和《誰來一起午餐》這些原創的品牌節目之後,當我們再看模式,就模式裡的東西進行討論時,這時的模式就像衣服和人的關係一樣,不再是衣服穿你,而是你hold住衣服了。必須把模式裡的思維方式碾成粉熬成漿,最後變成營養液喝下去,這才是真正對我們有用的。而不是這個模式是方的,我們就趕快把自己的腳切成方的;這個模式是圓的,我們就把自己的腳切成圓的,削足適履是最差勁的事。

我們成功培養了這家公司的原創DNA。但是,一家公司的核心競爭力不在於僅有原創的基因而在於持續的創新能力,在於能不能堅持,是否有「死磕」的精神。對於市場型的公司來說,最直觀也是最重要的檢驗標准就是能不能讓市場看到驚喜,讓觀眾不斷看到新作問世。如果八年前我們有一個《波士堂》,八年後還是只有一個《波士堂》,我想唯眾傳媒走不到今天。要在江湖上安身立命,必須不斷堅持創新,讓產品枝繁葉茂。

也許,成為極客是一件痛苦的事。不過,當你從一個優秀的導演到一個傑出的製作人,繼而成為造夢者,帶領更多的追夢者創造更大價值,並以市場主體的身份引領的時候,對,就是那個時候,你一定覺得做極客是件美好的事。

最新文章/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6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