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更正報」大有市場——記採訪王永慶被痛罵的軼事
首頁 > 人物 > 文灼非香港 > 「更正報」大有市場——記採訪王永慶被痛罵的軼事
「更正報」大有市場——記採訪王永慶被痛罵的軼事 發文時間: 2014/7/15   文 / 文灼非香港 瀏覽數 / 11,050+
  •  

5月中旬到台北遠見.天下文化事業群拜訪高希均教授和王力行執行長,在宴席間高教授建議香港可以辦一份「更正報」,令我耳目一新。不久後高教授把他的構思具體寫出來發表,擲地有聲,主要是針對台灣的市場。

看了他的分析我很有共鳴,香港媒體的公信力近年每下愈況,失實的報道與評論多如牛毛。過去較嚴謹的平面媒體由於市場壓力,陸續走向譁眾取寵的路線。至於入場門檻很低的網上媒體,為了吸引眼球更無所不用其極,新聞無中生有,評論無的放矢。媒體的虛假報導往往令涉及的人士不勝其擾,投訴無門,有人選擇告上法庭,但過程冗長,即使最後討回公道,傷害已經難以磨滅。高教授說:「更正報對當事人的貢獻是:「還我清白」;對社會價值的貢獻是「真相大白」。」我非常認同,希望香港有人願意肩負此重任。我曾經是受害者,本文想與讀者分享自己作為資深傳媒人,也面對過失實報導的煎熬。

數年前無意中看到大陸資深記者里戈於2008年11月6日在《南方週末》發表的〈我和王永慶的一面之緣〉一文。恰巧他的一面之緣我也在場,而文中有15處點了我的名字,遺憾的是,內容錯誤之處甚多。

2000年的台灣總統大選三強鼎立,3月中旬我親赴台北,單槍匹馬為《信報》做總統選舉的每日報導。資深報人陸鏗先生很關心我的情況,為我聯繫了王永慶和宋楚瑜做專訪,而且同一天進行。

為了回應里戈那篇失實的文章,我把8年前的採訪筆記本找了出來查證。陸先生跟我說好,可以採訪約1個小時,他說來自美國三藩市《星島日報》的里戈也會一起去。他文中憶述我的提問,與事實有極大的出入,他說:「文灼非是香港人⋯⋯,他緩緩地說,王董事長,選舉前的一天,你出席了連戰先生的新書《台灣的道路》的出版發行儀式。你當時說,連戰先生代表的是台灣的希望。一天之後,連戰先生敗選了。對此,王董事長有何感受?」

事實上,我的第一個問題是問王永慶:「你曾經在1999年出版的陳水扁傳記《台灣之子》寫序,既然陳水扁當了總統,我想請你談談與他的關係。」如果王永慶願意談,我有其他跟進的問題可以追問。但王永慶很謹慎,只簡單的回覆說:「不方便講對新總統的印象。」我於是換另一個題目:「你在選舉前三天召開記者會表示,連戰最能解決台灣環保及經濟的議題,並認為不管誰當總統,都應依照連的政策走下去,現在陳水扁當選了總統,是否也應該依照連戰的政策?」

里戈的回憶連最基本的時間、人物等事實都弄錯了,而且最可怕是無中生有,連戰從來沒有寫過《台灣的道路》這本書,當然不可能有甚麼發行儀式;王永慶更沒有說過甚麼連戰是台灣的希望的話,里戈硬要說我問他對連戰敗選有何感受,完全是無中生有,跟著的借題發揮更是無的放矢了,他說:「對於……文灼非兄的這個問題,我感到了極端地不合時宜。錯誤的時間,錯誤的地點,錯誤的提問對象……」里戈有超過20年的新聞經驗,竟然犯上這樣嚴重的錯誤,令我難以理解。

王永慶的確如里戈所說的,聽到我的問題後大發雷霆,一口否認自己說過我引述他在記者會的話,非常激動,令人摸不着頭腦,我馬上補上一句:「王先生,我只是轉引報紙的報導,不是我的意思,請你息怒。」我臨危不亂的回應。他更對陸鏗發難:「陸先生你說帶來的記者都很優秀,優秀個屁!」王永慶的情緒失控,令在場的人都大惑不解。里戈在他的文章寫道:「對於這突如其來的變故,文灼非大感意外。似乎比王永慶還要缺乏思想準備,不知所措地把寬邊眼鏡順着鼻樑向上推了推,下意識地看了看我,讓我感受到鐵達尼號下沉之時那種求救的目光……」這種電影語言很有現場感,里戈可以改行寫劇本,可惜那只是他事後憑空想像出來的,因為我平時根本不戴眼鏡,更不會是寬邊,而且當時我雖然被王永慶那種無理取鬧的反應弄得相當錯愕,但我堅持要維持記者不亢不卑的態度,理直氣壯去面對批評,哪裏用得着找他求救?坐在我旁邊的陸鏗先生知道事態不妙,馬上做和事老打圓場,令王永慶情緒稍為平復,也為我解了困,我非常感激。

里戈回憶說我被王永慶紅牌罰下,不允許再問,也並非事實,而他則自認那次採訪失敗。我翻查了當日的筆記,當王永慶息怒後,我陸續問了不少問題,從三通到台灣加入WTO,從兩岸關係的改善之道到台灣大企業如何進軍大陸,以至台塑在化工、生物科技和醫療的投資,王永慶都發表了他的看法。也許里戈想把這次採訪「意外」的責任推到我身上,說甚麼「這不是一個常規的採訪,這是王董事長的好朋友陸鏗帶來的新朋友,首先是朋友,然後才是記者」。我還記得他當日帶着一部笨重的錄音機和一個特大的話筒,他是想去拿獨家採訪,還是交朋友呢?而且陸先生明明說好是採訪,怎麼變成了去高攀王永慶?人家當你是朋友嗎?

里戈在《南方週末》的文章刊登後,被多個網站轉載,特別是新浪,全球看到的人不計其數,影響力甚大,畢竟王永慶生前很少接受記者專訪,何況當日上演了大罵記者的一幕,加上里戈繪影繪聲的描寫,是十分吸引人的一篇特稿。後來我發現他還一稿多版本、多投給好幾份新聞期刊,甚至不少部落格都轉載,給我造成很負面的影響,有人甚至質疑我的專業水平,破壞了那個難得的採訪機會。後來我給《南方週末》寫了一篇更正文章〈褪色的回憶不可靠〉,還沒有發表前,有關編輯轉給了里戈看,他馬上來電郵表示歉意,後來更打電話賠不是,並表示會在《南方週末》發表一個道歉啟事,建議有關編輯連同我的回應文章一起刊登。我當時想:「早知如此,何必當初?」

為了準備那篇更正文章,耗了我不少時間與精神,一般人根本難以應付,因此我認為,「更正報」絕對大有市場。

最新文章/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6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