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華人精英論壇 | 我們的社會可靠嗎?
首頁 > 人物 > 郭 位香港 > 我們的社會可靠嗎?
我們的社會可靠嗎? 發文時間: 2014/5/19   文 / 郭 位香港 瀏覽數 / 9,400+
  •  

去年6月,Ralph Evans在北卡羅萊納州去世。他是我擔任《安全可靠性期刊》(IEEE Transactions on Reliability)主編的前任。他建立起這份權威理論性學術旗艦期刊的地位。他的信念與我的想法頗有交集,值得介紹。尤其對比民粹掛帥的社會現況,更能提醒大家,系統思考的珍貴。

操作要簡單 掌握清楚易懂原則

其一:好的系統,應該讓使用者易於做出正確抉擇,難以做出錯誤抉擇。

這個原則適用於工程系統的管理和社會事務的制定。理想的系統,宗旨明確,操作簡單又可將運作細節交待清楚,便於遵行。然而,「簡單」與「交待清楚」兩者未必並存,更常見的則是許多系統被設計得既不簡單又交待不清。

舉例來說,有些旅館為了顯示高檔,而把客房內的燈光調控系統設計得花俏複雜,開關安裝得令住客容易按錯、難以按對,甚至擺放在不易找的地方,好像跟房客過不去似的。類似的情形也見於當今的汽車,雖然設計花樣繁多,據我所知,目前還沒有一款汽車,可以帶給穿高跟鞋的女士們方便,駕車時不用脫鞋,如履平地,平安行駛。

在多樣化的社會裡,系統功能複雜,若要把細節陳列清楚,必然有些囉嗦,因此變得繁瑣累贅而不甚簡單。不簡單,就不可靠,容易出錯!

理想的環境裡,好人易出頭,壞人難得逞,意即好的系統可以減少人為過失。最近半年台灣發生的食安、關說、貪污、遷建、軍中凌虐死亡案件,無論事故發生的原委或者後續處理的方式,皆令人目不暇給,起因之一就在於條例、法規複雜,供人隨意詮釋,甚至自相矛盾,窒礙難解。

在民粹鼓動下,觸法網者有機可乘,如入無人之地;無辜者或被羅織入罪,欲哭無淚;執法者則疲於奔命,動輒得咎。處此複雜的系統下,全民懂或不懂法規,與當事者相關或不相關,有或沒有政治意圖,無不樂於參加公審,真相混淆,浪費社會成本,添加無謂困擾。

最近,在教育部開會,有與會者感歎:「做事難;做什麼決策,社會都不信任。」其實,當今社會,誰又信任誰?為了多方制衡而設下的複雜制度,結果作繭自縛,能者明哲保身、避而不宣,無能者橫行無阻、恃機亂動。制度複雜,瘦了百姓守法者,肥了政客投機分子。簡單就是複雜的極致!(Simplicity is the ultimate sophistication!)信哉。

認清癥結點 才能從根本解決問題

其二: 儘管得出正確答案,卻選錯論題。

決策者可能犯兩類錯誤:一類是把正確的事情視為錯誤而拒絕,另一類則是將不當的事情誤以為是而接受。這兩類錯誤經常發生在工程製造、司法判決。就處世待人而言,若把正確的事情往錯誤的方向看待,那是小人之心;若把錯誤的事情視為正當,或明知錯誤卻情願接受,則是鄉愿態度。健康的社會,小人少,鄉愿也少。

其實還有常犯,甚至更嚴重的第三類錯誤:用合理的方法尋求答案,但所選卻是錯誤的論題,因此就算求得了解答,也是個不相干的答案。「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終究治不好病。解決問題,必須有認清問題癥結的智慧。舉例來說,試圖藉推廣英文以跟上國際化,就是緣木求魚,必定無功而返。若不採納先進的規範並調整陳舊的心態,只顧強調次要的英文,引喻失義,英文再好也達不到國際化。

社會的成員就算英文欠佳,只要遵行規範取得實質進步,必然與現代化同步。退一步看,若想強調語文,則重視台灣的強項、兼且當世火紅的中文,才是正道。康乃爾大學與北京清華大學五道口金融學院籌備中的MBA,捨英文不用,而完全以中文授課,印證了國際化論述的新解。

重小聰明輕經驗法則 形成本末倒置

藉廣設大學以增加公民就業、提升社會素質,又是在錯誤的選題上尋求答案。不少菲律賓的大學生英語說得流暢,也只得浪跡外國幫傭,正是人不盡其才的一個事例。名實相符,文以載道,內涵、能力遠較語言、學位重要。社會上具有學、碩、博士學位的人不少,為什麼可以就事論事的似乎不成比例?

培育人才,首重實質。近聞,某高中畢業生,歷經四次大考,去年考上心儀的台大醫學系。中學為此慶賀,報紙特別報導。該生高中畢業時,考上台大非醫學系,讀了半年後重考,上高醫大醫學系。他不滿意,隔年再考,獲北醫大醫學系錄取。在北醫校園待了兩年,該生又重考,進了台大醫學系。

為了圓夢,比他人多花了五年時間。該生第一年未能考上醫學系,因志願不合而重考,尚可以說得過去,但接下來幾次重考都算荒唐。這又是一個就錯誤的論題,求得自以為正確的答案的例子。試想,難道其他大學的醫學系就不值得學習嗎?除了滿足虛榮心,有什麼理由去設定這麼奇怪的論題,虛度個人年華,誤植社會資源?

東方社會過度誇讚讀很多書的學究(並好以「學者」稱之)以及欣賞賣弄聰明的人,而較忽視豐富的經驗法則。殊不知找對了問題才見真學問,許多無用的答案,只因為當初找錯了源頭。亂讀書的學究就像把頭埋在沙石裡的什麼動物似的,見不著問題,而社會上具小聰明的人實在太多,聰明人易犯這些應該避免的第三類錯誤。

請專家事前模擬分析 避免外行干預

其三:求解問題,模擬(models)未必值得盡信,不過有參考價值。

基於假設的模擬,不可能完美。然而,若是主題大、系統複雜、影響深遠或是後果充滿不確定性,則模擬有其必要。只要有利於了解問題、解決疑難,模擬必有可取之處。舉例來說,不可能完美管制城巿交通(這個陳述有理論上的根據),所以常藉電腦模擬,尋找答案。從另一方面來看,就算模擬未必完善,但若處理得好,電腦模擬對交通的控管仍有參考價值。為了避免憑空想像不易了解的現象,模擬可以算是沒有辦法的辦法。

十餘年前,我多次指出,台灣教改半調子採用美制,大學膨脹,招生浮濫,不論品質,人人畢業,再加上研究所過多,一定出事。當年的官員,告訴我不用擔心(多麼熟識的阿沙力文化!)如今,高教百病叢生,怨聲載道。為什麼當初沒人模擬、探討大學擴充所可能產生的後遺症,以避免事後所遭遇到的諸多困擾。如今衍生出的高教問題,都是自找,怨不得人。

近年逢春,乾旱缺水,民怨載天。到了暑期,颱風夾帶豪雨,地基坍方、土石流泛濫,傷亡枕藉,上下左右各派人士,指責公共建設不足的言論紛至沓來。太平時候,顧不得未雨綢繆;災害臨頭,指手劃腳,埋怨經費不足,設計未達安全標準,基礎建設草率、品管參差等,不一而足。

逢大雨必淹水的縣巿,保證不曾做過疏浚水道、地理基建安全可靠性的模擬演練。不過,模擬不是呼口號、貼標語。術業有專攻,模擬分析一定要由各行各業的專家來做,否則還會出問題,甚至出大問題。

雜音、民粹推波助瀾 衍生無謂困擾

許多的社會亂象,就是由於外行人出手干擾事前分析、事後定奪,加以民粹推波助瀾,雜音超越主調,不但不能解決問題,反而衍生出無謂的困擾與惶恐。如今存在的交通、能源、環保、教育、工安、核安、水土保持、食安執行等古老議題的一個根本原因,就是由外行人跨足內行事,難怪行不通,反而害得大家集體焦慮!

若把近20年來台灣與南韓處理問題的方式、工業創新的做法、高等教育的推行(南韓歷經教改,卓有成績)、文化與科技的建構(包括中醫臨床標準化)、公共建設的推廣(桃園與首爾機場或機場快線比較,都是好例子),甚至於對大小球類等運動(例子太多,不勝列舉)、飲食傳統、政改反貪腐的執著,可見彼此的消長。

與南韓相較,台灣有優秀的地方。但是要想促進社會進步,應該參考人家的強項,不必每說到南韓的長處,就青筋爆漲,不肯服氣。以上所涉及的挑戰,若依照揭示的原則來處理,應該有助改進社會品質。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6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讀者服務部電話:(02)2662-0012 時間:週一 ~ 週五 9:00 ~ 17:00 服務信箱:gvm@cwgv.com.tw